“笑笑老师好!”   “笑笑老师好!”   “……”   周末的时候,沈笑笑拎着包出了学校宿舍去镇上购买些生活物品。一路上遇到不少家长、孩子微笑着,用着方言跟她打招呼。   “你们好!”沈笑笑朝着他们露出笑容。   这里是青海囊谦县的香达镇,一年前,她申请来了这里的一所小学来做支教老师。刚开始的时候,她自身状态不太好。加上不适应这里的气候跟食物,差点就放弃了。但是孩子们纯真的话语和笑脸给了她勇气,最终,她选择了留下。   现在,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这里的天很蓝,草很绿,人很纯仆,就连曾经喝不习惯的青稞酒也变得美味。她习惯了每天大部分跟孩子们打交道,然后余下的时间就在四周走走。享受着一种田园似的生活。   想着,沈笑笑走进了一间杂货铺子。   “沈老师,您又来买东西了。”杂货铺子老板娘是个肤色略黑,身材颇丰满的中年女人。她说着带方言的普通话,听起来有些搞笑却又让人觉得亲切。   “是啊,洗发水这些用完了。正巧周末,就来买回去。”沈笑笑朝着她笑,“周姐一个人看店吗?你家青子呢?”青子是老板娘的小儿子,也是沈笑笑学校的学生。   “他啊,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一放假就野着呢。”老板娘一边跟沈笑笑说着话,一边把沈笑笑要买的东西给她从货架下挑捡下来。   “一共88元,沈老师,你就给个85元吧。”   “那哪行?该多少就是多少!”沈笑笑正好有零钱,不顾老板娘劝,直接放了88元在她的柜台,然后拎着一袋子东西走了。   “周姐,再见啊。”   “唉,沈老师,你……”   沈笑笑还打算去买些水果回去,就往镇上卖蔬菜、水果的地方去。谁知道路过一条有点偏的地方时,听到里面传来了声音:   “杀人犯的儿子,揍他!揍他!”   “打他!”   “你们放开我,我不是杀人犯的儿子……”   这是一群半大孩子的声音,似乎有人在被欺负。   沈笑笑没有犹豫,拎着袋子直接走了进去。就看见三四个十几岁的孩子正围在一块儿拳打脚踢着着一个蜷缩在地上的孩子,她当即就皱眉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少年回头看到沈笑笑,有人认出她是附近小学的支教老师立刻跑了,留下那个被施.暴的孩子还蜷缩在地面。   “孩子,你没事吧?”沈笑笑把袋子放在一边,赶紧走过去伸手准备扶起他。   这时候他抬起了头,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脸上带着伤,眼神凶狠,一把推开了沈笑笑。自己爬了起来,有些歪歪斜斜地走了。   沈笑笑被这孩子的眼神给震住了,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有狠,有恨,还闪着泪。她想起刚才那群打人孩子骂他是杀人犯的儿子,他心里应该是受伤的吧?   笑笑愣了一会儿,就转身拎起包跟在那孩子身后。   一路上,沈笑笑想尽办法跟孩子说话。但是对方就是死抿着唇不开口,也不给笑笑一个眼神儿,就径直往前走。   沈笑笑没办法,又担心孩子安全。只好跟在他身后走着,大约过了三十多分钟,他们走到了一个村子里。然后,这孩子向一所有些破烂的屋子走去。   看样子,这屋子就是他家了。   沈笑笑站在外面犹豫着是转身离开,还是走进去见见他家长时,就看见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从屋子里出来了。看到脸上有伤的孩子,她一边拉起孩子,一边开始哭骂了起来。   沈笑笑看着那女人的面容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或许是沈笑笑的目光太锐利,女人停下了责骂孩子抬起头看向笑笑。她刚开始的表情感觉有些疑惑,但没过一会儿,神情居然大变,好像认出了沈笑笑。奇怪的是,她没跟沈笑笑打招呼,反而一把拉过孩子进了屋,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就在门合上的瞬间,沈笑笑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她的表情随着这些画面在变,随后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居然抱着头大叫了一声蹲下了。   她,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