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玥的耐心已经告罄,就在她准备让宁长洲封住李小印的嘴时,李小印居然觉得骂完还不解气,顺手就抄起已经烧完引魂香的小香炉就要朝她砸过来。   香炉中的香灰夹杂着一股悠远的深香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的影子,司玥的眼骤然变得凌厉,伸出的手还没有握上李小印的手腕,旁边就已经伸出一只坚实有力的手臂,牢牢的握住了李小印作乱的手。   修长的手指握着她的手腕,倏然收紧的同时,清冷又带着略微锋芒的声音在这个咖啡厅里响起。   “如果想要做人,那就好好的学习教养这个东西。”   司玥耐心十分的小,信奉的教条也一直都是以暴制暴,在她这里根本就没有温柔劝阻这个些词,所以从来不会让别人欺负到她的头上来。      这些年来,被引魂香指引而来的灵魂千奇百怪,有些甚至还有脾气更加坏,二话不说来了就想揍她的。      秉承着‘轮回’这个工作信念和意义,小时候的司玥在这些灵魂身上可吃了不少的亏。      在家挨父母的混合双打,到了寻世还要被一些暴躁的灵魂揍,而宁长州还不帮她,司玥早就练就了一身的本事。      所以当李小印举手就要打她的时候,司玥的暴脾气瞬间就起来了,结果她都还没出手呢,就已经被人截胡了,而且截胡的还是李小印一直想看的帅气‘小哥哥’。      李小印整个人都傻了,她手腕被捏的发疼哆哆嗦嗦的开口求饶:“哥哥,你放手……”      “放、放手……”司玥也傻了,看着那五指修长白皙,死死地扣住李小印的手腕,张了张嘴,不自觉的就附和了。      为什么他会碰的到李小印的灵魂?      听得到声音看得到人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为什么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还能碰得到她?      “疼疼疼,放手!”李小印尖叫,直接把司玥拉回了神。      她旁边站着的男人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是更加紧了力道,司玥现在顾不上去想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碰得到李小印的灵魂。      收拾了下心情,她轻呼一口气,十分有礼貌的对他说了声谢谢,然后说道:“放开她吧,她应该不敢揍人了。”      司玥觉得今晚已经不能好好睡一觉了,她直接从李小印的手上夺过香炉,把它端端正正的在桌上放好。      “不要和我说废话,也别想着继续揍人,我说什么你就回答什么。”      李小印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司玥旁边站着的男人,想起他刚才毫不客气的一句话,以及手上的力道,立马有些怂怂的点头,‘鸟巢头’随着她的动作,就跟捣蒜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