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玥七岁的时候,宁长洲就出现在她面前,亲手把一个非常烂的簿子交到她手里,并且边唉声叹气边十分欠扁的对她说:“这是属于你的东西,你不要也得要。”   对于从小就经历父母男女混合双打的司玥,看到当时一脸慈祥的大人模样的宁长洲,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就捡起地上的小石头疯狂扔到他身上,一边扔还不忘一边往家的方向跑,生怕自己被拐卖掉,也很害怕这是父母找来的人贩子,要把她低价卖掉。   她从来都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学校里面有人欺负她,那她就会加倍欺负回去。欺负不过,她也不会偷偷哭,只会提醒自己下一次要好好的扳回一局,不能陷入被动。      因为一旦陷入被动,就只有乖乖挨打的份,只有反击,才能让她占据主权,不被牵着鼻子走。      “我是一名轮回使者,因着前世做了太多孽,所以永远无法解脱。我记不住轮回之前的事情,只能带着往生簿,把终结别人的生命当成使命。”      说白了,就是继续作孽。      浓重的夜幕之下,雨水噼啪的声音就像是在耳朵鼓膜地方敲打一般,声音大的让烦躁。      可是当司玥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尽管她的声音再轻,千阳也听的一清二楚。      说不清心里面是对这种子不语怪力乱神的事情震惊多一点,还是对司玥说出的话表示惊讶,他点点头,心里面一片平静:“我知道了。”      司玥的直接坦白,恐怕才是让他最震惊的。      “你看到的香,是让她灵魂顺利找到我的媒介而已。”轻轻呼出一口气,司玥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那么我也需要你回答我的问题。”      “你问。”千阳淡淡说道。      “现在不急,如果学长你有时间的话,我十分欢迎明天晚上12点之前在寻世看到你。”司玥扬声说道,眼睫微动。      千阳仿佛以为刚才那个有着凉薄表情的人是一闪而逝的梦境。      “好。”他转过身往前走,撑着伞就像是一朵雨中行走的蘑菇,在林中慢慢前行,找地方栖息。      司玥瞬间被淋了个透心凉,她心里面暗骂了句‘没风度’后,赶紧加快脚步跟上他。      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到了宿舍楼下,司玥道了谢就迫不及待的进了宿舍。      千阳看着她跑没影的白色身影,直到不见了之后,才撑着伞转身离开。      随着他越走越远,他的心也仿佛活了过来,缓缓的跳动起来,一下又一下,莫名的炽热滚烫,又莫名的到了现在才给予司玥说的话巨大的震惊。      在一个下着大雨的普通夜晚,他随便挑了一家安静的咖啡厅点了餐,然后就遇上了神秘的事件,这种像是中彩票一般的大奖,花落他家。      千阳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