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宽大的床上,一个肥胖的男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上面,身体蜷缩着,整个人都在冒汗,看上去呼吸很是困难。   他捂住自己的胸口,痛苦的挣扎,嘴里无声的喊着救命...   “来人...救我...”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慢慢靠近,他全身上下都被黑色无痕衣包裹着,看不出是男是女,只有两只眼睛像锥子一般直盯床上的男子。   “你...你是......请你救救我...”   -   新年刚过三天,海宁市局刑警支队就已经开始办公了。   打着哈欠抱怨太早开工的警察们三三两两散落在宽敞的会议室里,只有身穿警服的警花还有精力八卦,聊的内容则和今天的会议有关。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大队里请来了一位神探,今天报到呢。”   “什么神探?还能比得了咱们三个组组长厉害?”   王萌看着她们一无所知的样子,心里十分有优越感,谁让她家在省局有亲戚呢,过年的时候,她就得到了第一手消息。   这不,刚上班,她就迫不及待地想和大家分享了。   “这你们就知不知道了吧,据说是从国际x刑侦部队出来的华裔探员。   因为不喜欢那里的食物,很是任性的拒绝了国家的安排,非得辞职回来。   国家这头没办法啊,人家不愿意干了,你也不能强迫人家吧。   可是人家回来以后,也不想进入系统工作,于是上面就安排了一个编外人员的特殊待遇给他。   而且听说他老家是我们海宁市的,所以才点名来我们这里的。”   众人一听,心中都不可遏制地一颤,“我去,真的假的?x刑侦部队啊,那可是全球最有名的侦察机构了,就这么不干了?不可能的。”   王萌也觉得不太可能,但是她舅舅确实是这么说的。   只可惜舅舅也只知道这么一点,所以也不能辩是真是假,只能当做个八卦说说了。   就在大家还八卦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打开。   走在前面的是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也正是市局刑侦支队的队长武伟。   他后面跟着的是副队长严修石和支队的三个小组的组长,刑侦组组长金探、缉.毒组组长丁宏盛和经侦组组长司霜。   然后就是刑侦队的主要干将,几十人穿着警服的人推门进来,把大家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王萌看着跟在大队长身后的金探,眼睛里都冒着星星,“呜呜,你没发现咱们金组长放了个年假后留了小胡子,更帅了吗?加上这身警服,简直就是制服控啊!”   一边的几个人十分同意的点点头。   就金组长这鼻梁高挺,鼻尖挺巧,上唇微微上翘,下颌线更是流畅清晰,一米九的身高,得有一米八的大长腿。   尤其是笑起来那痞坏痞坏的样子,让人不注意都难。   可是想到那人的性子,不由得还是泼了王萌一盆冷水,“金组长不说话的时候确实挺帅的。”   “......瞎说什么大实话,开会啦。”   会议上,武伟例行公事,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后,眼神犀利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人。   “今天是2018.2.18,正月初三。说真的,这个日子上班也确实是不太合适,我知道大家的心都还没过完年呢。   但是,我们是刑警,加班是我们必须承担的。   现在大家收收心,收回假期中懒散的状态,都给我立立正正的,听明白了?!”   大家都清楚,这武队要是认真起来,还是挺厉害的。   他不会把你怎么样,但他会在你耳朵跟前碎碎念。   然后...你就会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   众人为了自己新一年的好日子,精神振奋的回道:“听明白了!”   但...这其中也有例外...   “金探,你这个哈欠是几个意思?”   武伟看着金探那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心里那个气啊,这小子就是这么懒散。   当上组长已经半年了,也没看有什么改变,要不是工作上还说的过去,他真得找他好好谈话了!   你看看,这开着会睡觉,像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