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尸体后,池惜拿起被子仔细观察。   温瑾瑜和金探也在这时走了过来。   “可有什么发现?”   池惜把被子举到两人的面前,“这上面有东西。”   “我看看...”   金探第一时间伸手接住,根本没给温瑾瑜接话的意思。   不过温瑾瑜倒是没多注意这些,低着头一起研究那被子上纹理。   “好像是个手印?”   被子上面只是有个手的轮廓,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   而且上面还有血迹和米青液体,多数人会对这么个浅白色的印记不在意的。   温瑾瑜看了看,不解的问道:“池惜,你说这会是什么?”   池惜摇摇头:“不清楚,手印轮廓是第三者的。”   这个手印的轮廓是成年男人的,但比较与死者胖胖的手掌,这个更是修长了些。   当时在场的除了死者和那个昏迷的女人以外,如果不是酒店客服的,就是在场的第三者。   金探点头同意她的说法,转身把被子递给后面的经州:“让人包起来带回去。”   “好。”   这时候负责录笔录的尚云走了过来,见到池惜后不由得一愣,但还是捡重要的事情报告:“老大,那个女人醒了。”   金探点了下头,刚想抬腿走,忽的一下凑到池惜的跟前,小声的问道:“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对于他的邀请池惜没有拒绝,抬脚就跟上了。   倒是后面的尚云见此微微凝眉,捅了下还在研究被子的经州,“这人谁呀,怎么能到里面来?”   “啊?你说池惜啊!她就是武队说的编外人员,住在这个酒店,正好过来看看。”   如果刚才经州还在怀疑池惜能力,但现在,他觉得武队没有骗他们。   这么浅的印记,他们还真没发现。   现在甭管人家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了,只要有能力不添乱就行。   想到自家老大那殷勤的样子,经州觉得吧...   老大肯定是没安好心。   听到是新同事后,尚云蓦然怔了怔,想到金探那正经的样子,再次一皱眉。   随后倒是很快的恢复表情,快步跟了上去。   温瑾瑜之前已经给那女人做过检查了,他把简单的检查资料递给金探,自己则得回局里做报告,和池惜打了声招呼后,先一步离开了。   “叫什么名字。”   “安娜。”   “真名。”   “李安雁。”   “年龄,籍贯,职业。”   “警官,你们都把我身份证拿走了,这些上面不都有吗?”   905房间,其他同事正在给这女人做笔录。   金探他们进来的时候,就见到一副大爷样子女子,穿着酒店的睡衣,翘着二郎腿的斜靠在沙发上。   很是不配合的样子,让询问的人都很是生气,可他们都是男人,对一个小姑娘,也无可奈何,万一被赖上,他们也是够受的。   “金组长...”   询问的人见到金探到了,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赶紧让开。   “尚云,你来问。”   金探安排尚云坐到李安雁的对面,自己和池惜站在后面。   一直观察李安雁表情的同时,还时不时的扫一眼面瘫脸的池惜。   他总觉得能站在这人的身边,是在做梦。   而池惜...   除了对案件有敏锐度以外,其他的人和事对她来说都是浮云,所以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在意身边的这位奇怪的队长,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尚云看了眼后面的两人,随后面对李安雁继续问道:“职业。”   “无业游民。”她的态度比之刚才差不多,只是眼神在看向金探的那一刻,亮了许多。   “和死者的关系。”   “他是我男朋友。”   听到这,尚云一顿笔,抬眼看着她,“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