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与警方的疑问,李安雁挑着眉,嘴角笑的妖艳勾人,“对啊,怎么了?不可以吗?我就是喜欢年纪大的,有安全感。”   说着,还冲后面的金探眨了瞎眼。   吓得金探赶紧把视线转向池惜。   池惜不解的看着他,那眼神中好似在问:为什么看我?   金探随之对着她笑了笑,捂着嘴小声的在耳边说道:“洗洗眼,辣眼睛。”   “......”   对于刚回国,还不太习惯中文交流的池惜,他说的这话,她是完全理解不了。   所以...金大组长的媚眼儿是纯粹抛给瞎子了...   接下来的问话中,李安雁总是避嫌就轻的回答,让尚云都快冒火了。   金探看不下去了,往前走了几步,看着李安雁说道:“眼睛这么往外瞟,不说实话是吧。”   他关上笔录本,直接问道:“那我换个问题问问,躺在床上的那人叫什么,多大,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李安雁被他问的是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之后她是越来越紧张,这才感觉到了害怕。   金探嘴角一撇,轻笑道:“不知道了吧,他每周都会带不同的女人过来,这里的监控可都有,不行给你看看...再说了,你的身份证在这,我联网一查就知道你干什么,只不过给你个录证的机会,这都不要了?”   “我...”李安雁眼睛一直看着地上,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你现在可以不说,但除了死者以外,就只有你在场,所以不管你配不配合,你都是我们的第一嫌疑人,在案件结束之前,你都要在所里过了。”   金探也不跟她废话了,直接站起身吩咐尚云道:“把李小姐带回去,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听她说。”   等到人被带走后,派出所的人悻悻的走了过来,“金组长,监控可都是被删了。”   “嗯,吴光远的老婆是个人物,他这么敢在自己家的酒店做这样的事情,肯定不会留下把柄的。这里没有不代表别处没有,再去周围看看,这里的摄像头可不止北国国际一个。”   雷厉风行的安排好一切后,金探转身瞬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笑嘻嘻的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人,很是紧张的问道:“池...池惜,这个案子你怎么看?”   池惜摇摇头,表示自己不方便参与,“我还在休假中。”   “......”   休假您老人家过来干嘛...   看出了金探的想法,池惜很是认真的解释道:“这里吵到我休息了,所以我过来看看,没事的话,我可以回去了吗?”   她还要和酒店换一下房间,这层楼太吵了,她还在倒时差,需要安静。   而且她没说的是,这人有点怪怪的,用国语...自来熟?   虽然很不舍,但金探还是点点头,“...好,你请便...”   只是池惜转身后,根本没看到他那委屈的样子,不然的话...   她也不会怎么着... -   刑警组办公室。   技术员文乐把一叠资料递给金探。   “老大,这是李安雁的资料,t大在校学生,经过中间人王芳认识的死者,这个王芳根据李安雁的交代,应该是上一周和死者在一起的女生。”   经州凑过来扫了一眼,“大学生卖y?”   “嗯,就是淫媒中间人连线,给一些特殊爱好的官员富商做介绍。”   “那吴光远的特殊爱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