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州不解吴东说这人是什么意思,后又听他说道:“他是老头子的干儿子,比我这个亲的都亲,或许他知道老头子能一夜那个几女?”   没给经州搭话的机会,他又来了句:“我什么时候给老头子收尸?”   “...等案子结束,有专门的人员负责安排的。”   吴东点点头,对着后面的金探摆摆手,“得咧,知道了!拜拜警官!”   “老大,现在我们...”   金探抬手捏了捏额头,“等调查报告,让文乐监控那边抓点紧,明天上午我要看到报告。”   晚上下班以后,金探回到自己的公寓后,简单的煮了包速冻饺子,洗漱后就躺下了。   他举着手机,看着那长名片,头像是一只个把月的小奶猫。   这让他不禁想到,和那人还挺贴切的。   深吸了口气,拇指点了下朋友添加,验证输入‘金探’,而后发了出去...   等到消息发出去后,金探就和个神经病一样,每隔几分钟就看一次手机,或者还总是去调手机的音量,就怕有什么消息进来后,自己会听不到。   于是...   这一夜,他就这么翻翻覆覆的折腾来折腾去,直到都把自己折腾睡着了,都没有等到对方通过的信息...   ‘金帅帅!!来电话啦!!金帅帅!!来电话啦!!’   金探迷迷糊糊的接通了手机,还没等开口,就听到那头经州炸毛的声音:“老大!!不好了!!你快看网上!!”   【海昌省首富吴某死与x国际酒店】   【现场照片流出,据悉是因p·c过度导致】   ........   “喂,武队,这网上是怎么回事?”   金探边开车,边和武伟聊天,就因为今天早晨这新闻,他饭都还来得及吃呢。   武伟这头更是头疼的要命,他瞅着大门外面那一大片记者,说了句脏话,“有人泄露出去了,现在警局大门外面都是记者,你来的时后从后门进。”   金探轻嗤了一声:“那就公开办案,怎么,你还有压力?”   “狗屁的压力,还不是吴光远的妻子,让我一直保密,现在好了,天下人都知道了!一个个的都会拿老子出气,这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他们还能拿我怎么办?案子你看着弄,我这边顶着!”   上面之间的关联都是一动牵扯八百的,由其是吴光远的妻子还是个颇有名望的慈善家,社会关系很是复杂。   所以哪步都得谨慎小心,“不过你得给我抓紧了,一周时间内,必须结案!”   “......”金探此时心里都是脏话了。   到了办公室,金探第一时间召集大家开会。   “现在大家把所有的知道的都整理一下,经州。”   被点名的经州站起来,走到投影机前面,“死者吴光远,男,五十五岁,海宁市本地人,身份是远光集团的董事长。   死亡地点自己名下酒店的总统套房902室。   死亡原因过度服用Viagra,导致心脏急速骤停。   在死者出事之前,曾有过剧烈的性活动,这也是诱发心脏骤停的原因。   法医部门给出的结论和现场没有发现第三人的痕迹,目前可以暂时排除他杀的可能。   我们也查到了,当天死者在去酒店之前,到附近的情趣用品店,买了一瓶Viagra。   Viagra使用说明是二十四小时内禁止服用第二片,但在死者的肠胃里还有许多没有被吸收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