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鑫的车辆在那几天没有出去吗?”   “没有,他的活动轨迹都在家和律师之间。”   侯彬此时是很不能理解,金探的侦察方向为什么要盯着死者的丈夫不放,他觉得金探这么做是错误的。   可是他也没有头绪,现在只能听金探的安排。   “那去查这个姜哲的车辆,在十六号那天到发现尸体的这段时间,他的车辆有没有出城。”   关于侯彬的想法, 金探不会放在心上。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根据他和池惜的思路,从曹鑫这个方向去着手调查李书雪的死因。   当然了,尚云那边依旧按照抢劫杀人的方向勘察。   这样兵分几路,才不会被局限于一处。   “经州,传曹鑫。”   曹鑫坐在审讯室里,双手搭在膝盖上,面色凝重看着金探,“警官,是不是有线索了...”   审讯曹鑫的是金探本人,文乐记录。   他们两人是不慌不忙的做着准备工作。   对于曹鑫的问话,金探只是笑了笑,随后问了句:“曹先生,你认识姜哲吗?”   “......”   听到姜哲这个名字后,曹鑫的身子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这让监控室里的池惜看了个正着。   但曹鑫也不愧是和法庭打交道的,心里素质还是过硬的。   他不解的问道:“这个我老婆的案件有关系吗?”   “你只要回答我们的问题就可以了,你是律师,更应该清楚要配合警方办案是不是?”   “嗯,认识。”   面对从不按常理出牌的金探,曹鑫也只有配合。   毕竟律师圈儿和警局圈儿相差不多,他之前是听过金探的行事风格。   那就是...没有风格。   见他这么配合,金探很是满意。   于是他继续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同学,我们是高中同学,好哥们儿。”   金探点点头,见曹鑫的面色如常,要不是手里有一些证据,他还真的以为他和姜哲真的就只是好哥们儿那么简单了。   “唔,根据我们的调查,你们俩是从高中开始就在一起,毕了业也选择在一个城市,看来你们的关系很不错啊。”   曹鑫听到这里,心一哆嗦,他不知道警方知道些什么,只能顺着自己的想法往下说。   “是的,我们关系很好...警官,没有哪条法律会讲不让我有好哥们儿的吧。”   “是没有,但...你和他可不只是好哥们儿那么简单的吧。”   说到这里,金探勾唇深意一笑,让曹鑫一时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   金探见也说的差不多了,索性就直接问道:“你们是情侣关系,我说的对吗?”   听他这么问,曹鑫顿时把双眼瞪得贼大一阵骇然。   随后他更是站起身,抬起手指着金探,很是气愤的说道:“...你这么说,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对于他的反应,金探也不恼,他只是笑了笑,很是‘和蔼可亲’的说道:“放心,我知道曹先生你是律师,懂得法律比我多的多,但我们警方办案是讲证据的,不会乱说的。”   说到这里,他也站起来,把一张照片递给了曹鑫。   “这对戒指是你七年前在钻石店定制的,你一个,姜哲一个。其实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好哥们儿,会戴一对儿上面印有love的戒指。”   看到戒指的照片后,曹鑫全身都在发抖,竟然无力的跌落在椅子上。   看他这样...就是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心虚...   过了几分钟后,金探见他消化的差不多了,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曹先生你可以现在保持沉默,我们已经去请姜哲先生了,我想他会很愿意告诉我们事情的真相。”   而就在曹鑫沉默的时候,另一间审讯室里,张志明和经州正在和姜哲聊天。   同样问到两人之间的关心,姜哲倒是很痛快的承认了。   “是的,我和他是情侣关系。”   经州两人很意外姜哲会这么痛快的就承认了。   监控器旁的池惜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个姜哲给她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像是这人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了一般。   整个人都透落出一种满不在乎的样子。   张志明反应过来后,看着姜哲问道:“那他的太太李书雪知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我们是秘密交往的,瞒着所有的人。”   “十六号上午十点到十八号上午十点,这两天你在哪儿?”   “我上班啊,正常的上下班,回到家后就我自己一人,没有人证。”   姜哲他嘴角噙了丝笑,不以为意的说道:“怎么,你们不会认为是我杀了李书雪的吧。”   经州对上他的视线,抓住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他她是被杀的?”   姜哲耸了下肩,“还不是听曹鑫说的,而且电视上都报道好几天了,我再不知道,那就是傻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