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姜哲的询问很是正常,但曹鑫这边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或者也可以说,他不想承认自己这混乱的私生活。   “你既然和姜哲是恋人,为什么还要结婚?”   “我...我是公众人物,同.性.恋对我来说是绝对不能曝光的,所以我选择了跟女人结婚,来掩盖这件事。”   金探看他这个怂样,真恨不得脱下这身警服,狠狠的揍他一顿。   让一个无辜的女人做他的挡箭牌,还真不是个东西!   “那你和李书雪婚后是怎么样,她就没有怀疑过你?”   “没有...我...算是双性恋,对她也能做正常夫妻的事情。   但次数多了,心里会排斥,所以我不想要孩子,确切的说是不想她给我生孩子。   那样...会让我觉得很是对不起阿哲。”   “......”   金探和文乐对视了一眼,他们对曹鑫是彻底无语了。   ********   经州整理了一下姜哲的笔录,随口问了句:“李书雪和曹鑫结婚,你难道不会恨她吗?”   姜哲身子一顿,低下头,双手交叉,声音冰冷的回道:“恨,怎么不恨?警官,谁要是抢了你的男人,你能笑呵呵的跟她平安相处吗?”   说到这里,他把头抬起来,眼神无光的看着前方。   “我没那么高尚,但是我也清楚,以曹鑫的身份是不会公开自己性取向的。   李书雪...说白了,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我恨她,但也可怜她。”   对于这个答案,经州没有深想。   他只是等到姜哲平静后,继续自己的询问,“你说你十六号在工作,十点的时候你在家?”   “怎么了?过去这么多天了,我也记不清了,但是我确实没有请过假的。”   “十六号上午十点,李书雪乘坐的出租车到了华庭小区,也就是你家,然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这点你怎么说?”   姜哲微微一愣,明显是不相信的样子。   “哦?她知道我家了?那我就不清楚了,我反正没见过她。   呵,除了他们俩的婚礼那天以外,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他回答的轻松,曹鑫这边却模模糊糊的。   “你对于你妻子死前曾到华庭小区这件事怎么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看着两人的笔录,刑侦小组的几人都陷入了一时的沉默。   随后金探很快速的安排,“先扣留他们四十八小时,我们要对姜哲的家申请搜查令。”   等到大家都出去以后,金探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池惜问道:“在想什么?”   池惜点了点曹鑫的照片,“这就是端端说的渣男吗?”   “咳咳...她这么说也是对的。”那个小麻烦一天天的不知道给小惜惜讲了什么,这连渣男的意思都明白了。   他都不用想,小麻烦也肯定没有说过自己好话。   见他也这么说,池惜觉得端端说的话还真是对的,“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金探一听这结果,着实怔了一下,不对啊,这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他怕小惜惜被洗脑了,赶紧争辩道:“不!那只是一部分人而已,我就挺好的啊。”   坐着的池惜抬头看着金探,很是认真的说道:“...不要这么夸奖自己,要谦虚。”   金探被她这么说,心里一种莫名的火升了起来。   他一点点的靠近池惜,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最后两人都已经差不多鼻尖对鼻尖了。   同时他还用一种很是邪魅的语调对着池惜问道:“说真的小惜惜,这么长时间了,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出什么?”   他温润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让池惜一时发愣。   见她的反应,金探很是很是满意,而后继续出声道:“我对你...”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眼前一黑,只听‘砰’的一声,随后伴来他一声惨叫!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