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北性子冷,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唯独面对副会长时,还能扯扯嘴角,于是,很多奇奇怪怪的传闻就随之而来了。 颜壹轻微转动乌黑的眼眸,向副会长看去。 真是难为情,这样的传闻要由她来验证了! 她掸了掸屁股上的草屑,起身,跑到暴风雨的中心,慢慢凑近了慕北耳边,又仅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的,对他说道:“慕北,可不可以把刚才的串串分副会长一半呀。” “……” 慕北看了看咬了一半的肉串,又看了看与他挨得很近颜壹。 这缺个心眼的妹子,整个人都快趴到他身上了。 可是,奇怪,自己却一点也不反感,甚至…… 他觉得她身上那一股很淡的茉莉花香,很好闻! 好闻到……她想让他干嘛就干嘛呗! “拿着,给哥把这东西给咽下去!” 慕北二话不说,把啃了一半的肉串塞进了副会长手里。 被强塞的副会长,一口把肉全啃了下来,又把棒子塞回了慕北手里,喊道:“你丫的,想泡妹子就牺牲我啊!” 呃…… 慕北没有反驳,颜壹脸通红。 夕阳已经垂落在山头,走下野炊的草地,接送的大巴已经在山下等候。颜壹和朋友走得慢,落大部队很大一截。 等她们匆匆跑下山,才发现大巴上只余留了两个空位。 慕北旁边,副会长旁边…… 同颜壹一起上车的妹子,环顾下四周,便对副会长道:“麻烦会长挪个位?” 于是十分替兄弟考虑的副会长,嬉皮笑脸的回答道:“妹子不妨与我同坐?” “说人话。” “我还有一堆零食,坐不坐我旁边!” “坐!” 颜壹无奈,只好挪到了慕北的旁边。 坐定后,颜壹微微侧过身,偷偷地瞄向慕北。 他右边侧脸轮廓清晰而明朗,嘴唇轻抿,手臂靠在窗户边,眼神却飘向窗外,似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注意她坐在他的旁边。 这个全校女生的男神,此刻坐在他身边。 自己脸为什么像被灼烧了一般呢? 她也喜欢过一个人,当初也有悸动,可是这般如电流的,麻麻酥酥的,好像也还是第一次。 想着想着,她觉得自己有些困了,于是向后靠去,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正发呆的慕北,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沉,右侧肩膀被身边的女生靠住。 他慢慢将视线从窗户边拉回,斜低着头,看向在他肩膀上酣睡的女生。 她的睫毛在阳光下闪着金黄色的光芒,白色细嫩肌肤,吹弹可破,红得诱人。 真是可爱,连睡着的时候,脸都是微笑的。 转弯处,道路并不平坦,晃晃荡荡的,颜壹就这样醒了过来。 这…… 她刚不是向后靠的吗?睁开眼睛,怎么看到的,是慕北的脖子。 “对……不……起” 她连忙直起身子,往旁侧挪去。 “你叫什么?” “?” 敢情这大半天,这哥们连她,姓谁/名谁都不记得…… “我叫颜壹。”答道。 “哦……我叫慕北。” “我知道。” 好冷的对话……所以接下去的,是理所当然的冷场。 不过,当时的颜壹并不知道,她醒来的时候,慕北那慌乱转开视线的模样。她也不知道,慕北他那时,不仅知道她的名字,还知道她是经管学院的。 问名字,只是为了掩饰慌乱的急中生智。多年后,再想起这些事,颜壹却没有多少幸福感。 算了,不能再回忆了,还是打个电话问问陈志昂,问问他到哪了。 陈志昂,她的“哥哥”,异父异母的哥哥。 今天一大早,她便是接到了他的电话。 电话里,他说他想和女朋友就这样订下来了。 颜壹从来没有见过他女朋友,但是听闻他动了结婚的念头,她亦是为他高兴,所以就提议自己下厨,邀请他们过来吃顿家常。 不过这顿家菜,俨然已经没有了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