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这,干什么? “哥,你就在这停吧,我想下去走走。” 为了避免三人的尴尬,颜壹索性提前从陈志昂的车上下来。 等走进小区内,颜壹发现,慕北走进了另一幢楼内。难道他不是来找自己的吗?又或者是走错? 但是走错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分明很清楚她住在哪里。 那么……算了,她不是刚和他说“到此为止”?那么就别关心这些了吧。 第二天,又是工作日,工作并不忙,只不过临近下班点时,领导在公司的通讯工具给她留了言,让她和另一位同事小赵,陪公司客户吃个饭。 当然,这饭局是临时通知的,领导本打算自己去,只不过家里孩子出了点事,才拜托了颜壹他们去机场接个机,顺便带他去吃个晚饭。 客户是教育机构的负责人,从外省赶来的,颜壹并不清楚到底是谁。 颜壹和同事小赵到了机场,颜壹看了下屏幕,客户的航班已经抵达,她赶紧打了电话,电话接通。 两人先是寒暄了一阵,接着互报了所处方位,挂断。 挂断电话,颜壹却觉得怪怪的,她总觉得电话里的声音,她在哪里听过,连说话的口气也都是似曾相识的。 直到见到了本人,颜壹自然是反应来过来:“副会长,居然是你!” 她脱口而出,副会长是慕北在大学里的好哥们,又是在同一个学生会。那时候,颜壹因为慕北,和他也混熟了。 只不过多年没有见,当年那个瘦弱的小子居然发福了。 “颜壹,对吗?叫什么副会长啊,叫名字,吴柄就行!” 气氛俨然变得轻松了起来,还是那么熟悉。 于是,颜壹接着他的话说道:“对对对,吴总好。” 小赵在一旁见两人很熟悉,附和道:“你们两人以前认识?” 吴柄拖着行李箱,笑着回答小赵:“岂止是认识,她男朋友是我好哥们!” 同事小赵听到这样的八卦,眼前一亮,颜壹在公司一直以单身狗自嘲,没有想到,居然还有男朋友,连忙追问道:“真的吗?小颜居然有男朋友?这是欺瞒我们大众哦。” 他话一出,颜壹的笑就僵在了脸上,呐呐地说道:“我们早就分手了。” 吴柄一愣,才意识到,自己真是糊涂,当年,还是他和慕北“狼狈为奸”,和颜壹说得分手。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吴柄是知道的,慕北那段难熬的时间里,是多想念颜壹,他不知道前段时间慕北为何突然回国,可是既然回了国,不是代表着完全没有放下颜壹。 他向来知道慕北行事果决,只是现在看颜壹不自然的表情,就知道两人现在正僵着呢,看来还是需要他出马啊! “行行行,那改天哥哥给你再介绍几个好的。” 急死慕北那小子。 颜壹这才轻松了些,还好他没有追问。 “好叻,那就拜托吴哥哥了。那我们现在过去餐厅,这家餐厅当地菜做得最地道了,我们经理听说你要来,早早得就订了位。” “行,回头我好好谢谢他。” 然后吴柄拿出手机,给慕北发了一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