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吩咐的,我也不清楚。”佣人站直身体,一脸平静地说。   “搁在这里吧。”   “少爷说要趁热喝。”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想我喝似的?”顾瑞尔瞥了眼佣人,神色变了变。   “你喝不喝跟我没关系,不过你不喝,我会告诉少爷。”   “呵!”用凌霄来压她。   顾瑞尔端起药,目光投向佣人,她的神色有点紧张,似乎很期待她喝下去。   “砰——”   顾瑞尔潋滟的美眸闪过一丝狡黠,故意将药碗打破。   “你是故意的。”佣人气死了,望着地上的药水,仿佛就看着一堆钱似的。   “我是手滑才不小心打破了碗。”顾瑞尔似笑非笑看着佣人,她断定这碗药肯定有问题,否则她那么紧张做什么?   佣人深吸一口气,心里咒骂几声顾瑞尔,气死她了。   “我再去给你端来。”   佣人离开后,顾瑞尔连忙将门锁反锁了,让她不能再进来。   “你开门,我给你端药来了。”佣人空出一只手拍打着门,大声道。   顾瑞尔用被子盖过自己,双手捂着耳朵。   拍了一会门,佣人以为她真的睡着了,转身离开。   佣人来到凌雪房间待了一会儿便出来了。   翌日清晨。   顾瑞尔开门想下楼吃早点,但却发现开不到门,像是在被人在外面拉住了一样。   “开门。她拍打着房门,扯着嗓子。   “你还是省点气吧,没有我的命令你出不来的。”凌雪的声音忽然响起。   顾瑞尔明白了,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不是凌霄让保镖放她出来,而是凌雪让保镖放的。   还有昨晚的药,也是凌雪安排的。   “凌雪,你到底想怎样?”   “急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凌雪站在门外,眯了眯眼,嘴角扯出一抹笑意。   “顾瑞尔,你两次都几乎害死我,今天也该还了。”   顾瑞尔扯唇冷笑,红唇微启,“你最好是一次弄死我,否则弄不死,有机会我肯定要拿回来。”   “哟,口气可真大!”凌雪讥讽她,话语一转,她笑着说:“我记得你最害怕的东西就是蛇了对吗?”   顾瑞尔默不作声。   “既然怕就该跟它多相处。”凌雪笑出了声,吩咐保镖从窗户放进一些没毒的蛇。   她只是想泄愤,没想过要她死。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此时已经被人利用了。   十几条蛇突出蛇信子向顾瑞尔爬过来。   脸色陡然变得煞白,红唇也变得淡然无色,整个身子都在颤抖。   “啊啊啊……”她害怕地连连尖叫,猛地跳上桌子,那些蛇在桌子外,仰起蛇头‘嘶嘶’吐着蛇信子,像是跟顾瑞尔下战书一样。   凌雪在门外都听到顾瑞尔因为害怕而发出的尖叫,心里别提有开心了。   眼看着蛇越来越多了,顾瑞尔差点没吓晕过去,重要的是,她看到一条颜色灰沉的蛇顺着桌脚慢慢爬了上来。   她整颗心都跳到嗓子眼,因为害怕,她清楚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怦怦怦地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