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许久。   站在门外的凌雪没听到房间有声音,眉头皱了起来,她不会被蛇吓死了吧?   她吩咐保镖去窗户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小姐,她好像中毒了。”保镖跑回来,脸色慌张。   “中毒?”凌雪诧异,这些蛇都是没毒的,顾瑞尔怎么可能会中毒?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开门进去送她去医疗室。”凌雪呵斥保镖。   保镖打开门,那些蛇立马爬了出来,四处乱窜,吓得凌雪尖叫,保镖快步进去抱起顾瑞尔飞奔医疗室。   这件事很快就被管家汇报给凌霄了,他开完会后便回来了。顾瑞尔还在抢救室,因为她所中的蛇毒是非常鲜有的,所以对应的血清也是非常难找。   虽然难找,但幸运的是也找到了相对应的血清。   “哥。”凌雪垂眸,知道自己做错事了,她刚刚听医生说,顾瑞尔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但是现在因为中毒的原因,这个孩子应该保不住了。   凌霄气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紧抿下唇,冰冷的眸光射向凌雪,压低嗓音。   “为什么又去找顾瑞尔的麻烦?我不是跟你说过,过两天就送她离开吗?”   这是凌霄第一次吼凌雪,这让凌雪吓得浑身一震,眼眶瞬间红了。   “我又不知道她怀孕了,否则我也不会拿没毒蛇吓唬她。”她红着眼反驳。   “没毒?顾瑞尔现在中的是剧毒,这些蛇你从哪里弄来的?”凌霄脸色阴翳,冷声质问。   “这些蛇都是保镖给我找来的,他们都说没毒,谁知道有毒。”凌雪觉得委屈极了,鼻子发酸。   犀利的目光投向保镖,后者立马跪了下来,解释道。   “少爷,我找来的蛇真的没毒,只是不知为什么跑进一条毒蛇。”   语音刚落。   保镖便被凌霄一脚踹翻在地,神色怒然,眸中泛寒。   “马上去彻查这件事,不可能无端端跑来一条毒蛇。”   保镖起身,点头转身离开。   “少爷,她人没事了,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没能保住。”医生打开抢救室的门走了出来,抬眸睨着凌霄道。   凌霄紧闭了闭双眸,没了也好,免得他难以做抉择。   顾瑞尔醒来后,察觉下ti有异常,质问医生才得知自己刚刚做了清宫手术。   神色猛然一变,原本潋滟的双眸突然变得空洞,眸色伤感。   怪不得前两天凌霄会让医生帮她做个全身检查,原来在那时,他就已经发现她怀孕了。   顾瑞尔被送回了房间休息,凌雪前来看望,一双手踌躇绞在一起,轻咬了咬下唇。   “我只是想吓唬你,没想过让你流产。”她虽然很讨厌她,也知道顾南昌对母亲做的事情。   但是一码归一码,这孩子跟她可是有血缘关系的。   顾瑞尔机械般抬眸睨着凌雪,她的双手紧抓着被单,扯了扯干涸的唇,“其实我应该要谢谢你,不用我想办法弄掉他。”   “你怎么这么狠?这可是你的亲骨肉。”凌雪将她的话当真了,原本心中腾起的一丝内疚瞬间灰飞湮灭。   “那又如何?”   “你……”凌雪说不过顾瑞尔,气呼呼离开。   她一走,顾瑞尔便卸下伪装,双手摸在平坦的肚子,眼角滑落一抹晶莹的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