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莉扯了扯嘴角,化解尴尬,“哎呀!你们这么早来找我,肯定还没吃饭,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顾瑞尔颔首,抬眸瞪了眼罪魁祸首凌霄。      ……   凌霄跟顾瑞尔走婚礼的事很快就传到了何安琪跟凌雪耳里,两人满是惊愕。   “安琪,你说我是不是疯了,不然怎么可能跟顾瑞尔走婚礼?”凌雪神色诧异,砖头看着何安琪。   “我怎么知道?”因为心情非常压抑,何安琪一时没忍住,提高了几个声贝。   凌雪惊愕得张了张嘴,这还是她认识的何安琪吗?   “安琪……你……”   “小雪,对不起,我也一时没接受到这个事实才会吼你。”何安琪秒变小白兔,哦泪眼汪汪看向凌雪,模样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凌雪强笑一声,摇头,“没事,我也知道你是担心我哥而已,等他回来,我们再问清他好了。”   没多久,凌霄回来了,凌雪快步走上去,皱眉看着凌霄,“哥,你怎么要跟顾瑞尔结婚?而且她人呢?”   “我的事不用你管。”凌霄绕过她欲要离开,但凌雪却拦着她,一副大抵不给交代就别想离开的模样。   “你是我哥,我有权利知道。”凌雪抬起下巴,倔强嗯地说。   凌霄眯起冷眸,漆黑的眼瞳蹙着怒火,薄唇紧抿,像是在压制自己的怒火。   “小雪,你还是别说了,你哥哥生气了。”何安琪走过去拉开凌雪,抬眸扫了眼凌霄,阴翳的脸色让她不寒而栗,身体不由得抖了抖。   凌雪才不会害怕凌霄,她扯开何安琪,生气地说。   “安琪,我就是为了我哥好,你说他怎么会突然就娶顾瑞尔这个贱人,肯定是她使手段了,我去弄死她。”     “够了。”凌霄怒吼一声,满身都散发出力气,周围的气场都压低了几分,眼神也更加犀利。   凌雪第一次被他吼,吓得浑身一颤,红着眼望着凌霄,紧咬下唇。   “哥,你竟然为了顾瑞尔来吼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往下掉。   凌霄头疼扶额,他不是要吼她,而是他本来就已经为了婚礼的事已经够烦了,现在小雪还不体谅他,还要在这里跟他发脾气,他的心情能好吗?   “小雪,是哥哥说话太大声了。”   “哥,你从来都没吼过我,而且我也只是担心你才会问你而已。”凌雪抽泣几声,眼神委屈吧啦!   “嗯,听哥哥说,我跟顾瑞尔结婚,完全是因为你的病,我不想你每个月都要输血才能活下去,你懂了吗?”凌霄将不该说的都说了。   凌雪嘴唇惊得成了O型,缓了缓思绪,她急声说,“哥,你的意思是顾瑞尔的骨髓适合我?所以你们才会结婚?”   可是不对啊!她记得以前哥哥让顾瑞尔去检测的,但发现她的骨髓根本就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