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东西都准备好了!”管家跑过来说道,他看了眼二楼,低声说:“小姐还没 下来,不如我去叫她?”   “不用,小雪今天不舒服,我自己去就好。”自从之前大换血之后,小雪的身体就比以前差了很多,时不时都会流鼻血,严重的时候还直接晕倒。   凌霄独自驾车来到陵园,他撑着伞站在墓碑前,深深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这样的姿势,他足足站了半个小时他才动了,给父母烧香,怕雨水会浇灭蜡烛,他一直用伞遮住,直到蜡烛差不多燃烧完才打算离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不远处一个脸部有烧伤的中年男人手提着篮子,鬼鬼祟祟往他这边看过来。   凌霄皱起眉头,抬脚往中年男人走去,但这时候,男人却像做了坏事一样落荒而逃。   他停住脚步,皱紧眉头看着奔跑的背影,而他也时不时回眸看了看,大概在看他有没有追上来吧。   这让凌霄感觉到非常奇怪,他应该是认识他,不然怎么可能一看到他就要跑?   想到此,凌霄拔腿就去追,可是中年男人早已不见人影了,他只好往回走。   回到凌家,凌霄第一时间就让杨彬去调陵园的监控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 杨彬拿着监控视频回来了,他将手机递给凌霄看。   “少爷,监控视频都拷贝在这里了。”   看了视频,凌霄才知道,这个中年男人在他来之前已经来了,而且她的目光一直都是盯着他父母的墓,说他不认识他们,还真是鬼都不相信。   “尽快找他出来,他肯定认识我父母。”凌霄抬眸看着杨彬道。   “我明白,少爷。”   “哥,你们在说什么?”凌雪坐近凌霄,低头看着他手上的视频, 尖叫一声。   “这是谁啊!他的脸怎么这么可怕?”   中年男人的脸被严重烧伤,脸上的五官都可以说是被烧没了,看起来十分狰狞。   “安琪,你看看他的样子有多恐怖。”凌雪一手抢过凌霄的手机递给何安琪。   何安琪比凌雪的反应更加大,吓得直接将手机都扔了,她突然皱起眉头。   “我好像见过这个人了。”   “在哪里见过他?”凌霄脸色微变,转眸睨着何安琪。   “我也不确定那个是不是他,因为他的样子太恐怖了,我也没敢细看。”   “在哪里见过他。”凌霄再次问。   “如果我之前见的那个人真的是他,那么我就是大概在三个月前在贫民窟见过他,那时候他还拿木棍打我。”   “暗器,你去贫民窟这种地方做什么?很危险的知道吗?”凌雪语气责怪。   “没事,我只是去找个人,但没想到却遇上这个疯子。”   “马上去贫民窟。”凌霄起身离开,杨彬紧随身后。   “安琪,我们不如也跟去看看?”凌雪建议,因为她也好奇是什么人让哥哥会亲自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