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这样不好吧,要是让你哥知道了,他肯定会生气的。”何安琪表面假装为难,其实她内心同样也想去,她同样也想知道那个男人当时为什么要打她。   “不怕,反正有什么都是我担着,不会让哥哥惩罚你。”   “这......”何安琪摇头,还是很为难的样子,“不行的,要是你出了事,我担当不起。”   “不会有事的,我们现在就去。”凌雪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贫民窟很大,但是气味很浓重,臭到几乎让凌雪吐了。   “安琪,这里真臭,我都快被熏死了。”   何安琪笑了笑, “当然了,这里住的什么人都有,我们还是小心点,最好戴上口罩。”  说完,何安琪从口袋拿出两副口罩,递了个给凌雪。   “这里这么大,我们怎么找哥哥?”凌雪看了眼脏兮兮的地方以及一身邋遢的男人,立马别过脸。   要是让她住在这里,还不如让她死了算了。   “走吧,我凭着记忆带你去那个男人之前打我的地方,估计他就是在这附近住的。”   “嗯,我们走快点吧,总觉得他们在盯着我们,心里瘆人得很。”凌雪挽上何安琪的手臂,身体下意识往她靠。    因为在她心目中,何安琪是除了凌霄最信得过的人,同时也会是保护她的人。   “你跟近我一点。”其实何安琪并没有表面那么害怕,她来过这里无数次了。   很快。   何安琪便将凌雪带到了中年男人之前打她的地方,但在周围却找不到中年男人,却多了很多青年男人一直盯着凌雪身上的首饰。   凌雪内心的恐惧逐渐扩大,手下意识攥紧何安琪的手臂。   “安琪,要不我们走吧,你看他们的眼神,好像想吃了我似的,我害怕。”虽然她的性子嚣张跋扈,但是面前眼前这种男人,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没事的,他们不敢乱来。”何安琪安慰她。   “你怎么确定他们不会乱来?”凌雪现在才发现,何安琪似乎根本就不害怕踏进这里,而且她好像对这里的人也熟悉?   难道这些都是她的错觉?   “因为你哥哥是凌霄,谁敢对你下手。”    那些男人听了何安琪的话,突兀地抬眸看着凌雪,眼里的恨意掩盖不住。   “原来你就是凌霄的妹妹,你叫凌雪是吗?”几个脏兮兮的青年一步步向凌雪走去、   他们每走一步,凌雪不由得退后几步。   他们眼中的恨意那么明显,恐怕傻子都能看出。   “强子,我警告你别乱来,她有什么三长两短,凌霄可不会放过你们,识趣点,你们就现在离开。”   何安琪高声喝住其中一个青年男子,但正因为她的一声强子,凌雪才知道,他们真的是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