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呸’了一声,他指着凌雪怒说:“要不是因为她哥,我今天至于沦落此地?”   今天让他在这里见到她,那是她的不幸、。   何安琪听明白了,强子是跟凌霄有仇,糟了,这可怎么办?  怎样才能让凌雪安全离开,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凌霄也不会放过她。   “强子,我知道你也是讲道理的人,让你沦落至此的人是她哥,不是凌雪,你总不能将这些罪名都扣在她身上吧?这样对她也不公平。”   何安琪试着跟他讲道理,但是她忘了生活在贫民窟的滋味,所以她这些话在强子心里面无疑是废话。   强子直接抢过凌雪,让其他两个男人押着她,让她半分不得动弹。   “安琪,救我。”   凌雪这次真是彻底害怕了,她怕自己就此失去性命、   “小雪。”何安琪想上前拉过凌雪,但却被强子一手扯了回来,扬手就甩了她一个耳光。   “还有你这只白眼狼同样也是欠教训,何大婶天天念着你,你倒是在外面吃香喝辣的,你可有想过你的母亲正在这里受苦受难?”   何安琪脸色愈发难看,自己最不堪的事,终究又裸露出来。   凌雪犹如五雷轰顶,安琪之前跟她说她是孤儿,但没想到她根本就是在贫民窟长大的,怪不得对贫民窟这么熟悉。   只是她为什么骗她?   “我就给面子何大婶放过你,你识趣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强子丢下话,挥了挥手,那两个男人就押着凌雪往某个方向走去。   “安琪,安琪救我。”  而何安琪就怔怔看着他们带凌雪离开,似乎没想过要去救她。   凌雪绝望了,她一直认为可以保护的人,但却在最危难的时候没有伸出手。   嘭———   凌雪被他们扔在地上,额头撞在粗糙的水泥地,细嫩的皮肤瞬间被划开一个口子。   “你们想做什么,不准过来。”看着他们脱裤子,凌雪想死的心都有了,双眼立马红了。   “你哥这样对我,我就从你身上收点利息,这样的也不过分吧!”强子笑得一脸猥琐,他蹲下摸了把凌雪的脸颊,“啧啧,不愧是大小姐,皮肤都细腻得很,身体也一定很滑。”   “你滚开,别碰我。”凌雪捂紧衣服,警备地看着他们。   “哈哈,死到临头了,那嘴还那么嚣张。 ”强子眼神一狠,伸手撕碎了凌雪的上衣,丰盈的身体裸露出来。   凌雪吓得尖叫,其余两个男人赶紧过来捂着她的嘴,顺势在她的身上揩油。   凌雪害怕得眼泪唰唰地流出来,整张脸都是泪痕,嘶哑着嗓音。   “你们这样对我,我哥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要是现在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 “凌霄的妹妹要晒让我们给侮辱了 ,我们死也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