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了她,你们的目标只是我。”凌霄扫了眼顾瑞尔,转目看向强子。  “凌霄,你还是少说屁话,如果你再敢还手,我就先毁了她的脸。”强子掏出一把弹簧刀,锋利的刀子搁在顾瑞尔的脸颊。   只要他稍稍用力,漂亮的脸蛋定会划开。   “那你划吧,没人能威胁到我,何况她还只是一个血库。”凌霄冷笑,迈腿慢慢走过去。   强子架着顾瑞尔不停往后退,他大吼,“凌霄,不准再过来,再过来我就捅死她。”   凌霄邪魅的唇勾了勾,嗜血的笑容在脸上蔓延,他指着顾瑞尔,“你最好是捅死她,捅不死就你死。”  他的话让顾瑞尔浑身一颤,不管他是为了让强子相信他真的不在乎她,还是想让强子放了她。   但这些话无疑深深烙印在顾瑞尔的心上!   “你……你别过来,我真的会捅死她的。”面对步步逼近的男人,强子真的乱了方寸,他以为有顾瑞尔在手,凌霄就会任他们鱼肉。   但是他忽略了凌霄是个怎样的人,一个如君王的人,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威胁到?   强子把心一横,既然横竖都是死,死之前还不如找个人垫底。   这样的想法涌上心头,他拿着弹簧刀迅速插进顾瑞尔的胸口。   凌霄惊愕,快步走过去抢夺强子手上的弹簧刀,一脚将他踹开。   稳稳接住欲要摔下来的顾瑞尔。   强子几个眼看情况不妙,拔腿就跑了。   “顾瑞尔,别睡,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凌霄拍打着顾瑞尔的脸,神色沉重而复杂。   顾瑞尔半睁美眸,扯了扯嘴角,讥笑,虚弱地说:“我死了,你不是应该很开心吗?”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死。”凌霄俊脸绷紧,抱起她大步往外走。   医院。   顾瑞尔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了,凯莉知道消息后也赶来了。   “凌霄,你就是这样保护瑞尔的?你居然受伤。”凯莉怒气冲冲指责凌霄,犀利的眼神恨不得溶了他。   凌霄沉默垂首,他现在整个脑子里都是顾瑞尔受伤的情景,还有她被送到医院了,整个人昏迷不醒,就好像一个将死之人。   “凌霄,你说话啊!”凯莉揪着他的衣领,高声怒吼。   凌霄抬眸,阴冷的双眸眯了眯,森冷的嗓音低沉响起。   “松手。”   面对凌霄的阴翳,凯莉并没有害怕,反而还是跟他僵到底。   “给我解释一下,瑞尔为什么会受伤。”   话落。   凯莉被凌霄反架着了,脸蛋被挤压在墙上,模样十分出糗。   凯莉身边的保镖见状,立马拿枪对着凌霄,“放了小姐。”   “凌霄你放开我,你疯了是吧!你还想不想要骨髓?”   她知道,骨髓是他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