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   凌霄才松开凯莉,平静坐在椅子上,宛如刚刚那些事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凯莉瞪了他一眼坐在他身旁,侧头看着他。   “说吧,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凌霄依旧一语不发,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般。  凯莉的怒气再次被激起,恨不得拿枪毙了他,仰头深呼吸几下,收敛了情绪她又说。   “其实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让瑞尔受伤。”   病房外静得连针落的声音都能听到,凯莉一直盯着他,想要从他的嘴里听到顾瑞尔受伤的起因。   但回应她的只是无声!   等她绷不住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凌霄却开口了。   “想知道,自己去查。”  凯莉无语了,她不是不会去查,只是想尽快知道这件事而已。   当事人都在这里,她还用得着去查?   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凌霄,你好样的,看来骨髓你是不想要了。”   凌霄抬头,望着凯莉笑了笑,“呵呵,看来你不想看到我跟顾瑞尔举行婚礼了。”   “你......”凯莉皱眉,她虽然捏着她的软肋,但是同样的,他也知道她的心思。   “好呀!那你们就不要举行婚礼好了,骨髓我也不会给你,反正受苦的又不是我。”   “你敢!”说到骨髓,凌霄的脸色大变,怒气的脸随时刮起狂风暴雨。   凯莉斜眼睨他,“我为什么不敢?凌雪又不是我的谁,何况以我的身份,你还敢杀了我不成?”   凌霄锐利的双眸微眯起,像一把尖刀般直射凯莉。   忽然,他扯唇笑了笑,“自然不会杀你,我要的只是骨髓。”   “谅你也不敢杀我。”凯莉自信满满,杀了她就是跟Y国皇室作对。   但反有点脑子都会想到。   凌霄笑而不语。   半个小时后。   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推着麻醉药还没过的顾瑞尔出来。   “病人的手术很顺利,麻醉药过后就会醒了。”医生看着凌霄说。   凌霄颔首。   凯莉堪堪松了一口气,她拉起顾瑞尔的手,如炬的目光睨着她。   “幸好你没事,你放心,那些伤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凯莉的眼神瞬间闪过复仇的光芒。   这一幕被凌霄收尽眼底,眉宇蹙起,有点奇怪。   顾瑞尔虽然说是凯莉的救命恩人,但是她们当初只是相处了那么几天,凯莉就离开了。   怎么现在看起来 ,她们像是已经认识了很久?   难道是他错过了我什么事?   还是说顾瑞尔跟凯莉之间有着一些秘密?   顾瑞尔被送回了单独病房,凌霄双手抱胸睨着凯莉,探究的眼神投向她,试探道。   “你对顾瑞尔真好,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两姐妹呢。”他盯着凯莉的双眼,因为一人的双眼是骗不了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