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部 人间历劫:宅院深深花似梦) 古有“钟山之玉,灼以炉炭,三日三夜而色泽不变”之说。可见,这钟山确是个好去处,竟能蕴酿出如此纯良的美玉来。 这有人寻美玉,就有人寻山建府。 九方家的老太爷,听传言这么一说,着实动起了心思,非得在钟山脚下建座像样体面的宅院不可。 不知是不是占了钟灵毓秀的瑞气,九方家建府之后,事事顺遂,家世逐渐显赫起来。 到了重重重孙子这一代,已一跃而上,成了南国最富足的四大家族之首。许多名门贵女更是眼巴巴地想要嫁进这九方家的门楣里。 只可惜,九方家的主事爷九方宥,早在两位长辈在世之时,被订下了姻亲。亲家是门当户对、四大家族之一的容成氏,而他要迎娶的正是容成家的嫡长女,容成音。 这日,九方宥得了个重要的消息,也顾不得雪夜路途的险恶,急急忙忙地往京城赶。 漆黑的夜,包裹着漫天的飞雪,森冷凛冽的朔风里,依旧能听见马儿疾驰的奔踏声。 “吁~~” 车夫突然勒住了马缰,一下子惊醒了车厢里正在闭目养神的九方宥。 “老爷,前面好像躺着个人。” 九方宥微微睁开了眼睛。此处方圆十余里皆是苍翠茂密的竹林。这条林间的小道,狭长而又隐蔽,平时鲜少有人来往,更何况白日里又骤然降起了大雪。 “下去看看。” 车夫提上夜灯,脚步一深一浅地踩进了厚厚的积雪里,很快到了那人跟前,近身一瞧,亏得她穿了件碧色的裙衫,不然刚才一个不留神,便要从她身上踩踏过去。 车夫拨开她背上的积雪,将她翻了过来,见她面色冻得青紫,赶紧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然后大声回禀道:“老爷,是位姑娘,看样子冻得不轻。” 九方宥微微撩开一线帷裳,借着夜灯昏黄的火光,定睛望去,这冰天雪地里,竟有女子穿着单衣夜行? 他微一思量,探了眼前方的黑暗道:“许是天意吧,先救上来。” 九方宥吩咐车夫打道回府。入府后,他命人将救回的女子送去了一处僻静的院落里医治,而后才脚步匆匆地离了府。 但这事儿,很快便惊动了当家的主母容成音。 顾青鸾仿佛做了一个极其幽深而漫长的梦,梦里的她,像是自己,又不像是自己,她一会身处冰山雪地,一会又身处烈焰熔浆,直到汪洋火海将她灼成了一片灰烬,才把她从梦中痛醒了过来。 容成音原本只是好奇来看看,可一进门瞧见这厢房雅致的很,檀香地暖,云母琉璃,比她那主母的屋子也差不去多少,心中便生了些不快。 再走近一瞧那丫头的睡颜,肤脂凝雪,庞雕琼鼻,平静中霍然地瞪亮了双眼,竟吓得她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来。 容成音当即心底生出了不祥的预感,这丫头刚刚亮得瘆人的眼神,似乎想要杀人一般! “来人,把她给我拽起来!” 顾青鸾刚睁开眼睛时,觉着眼前一片耀眼的火光。 待她缓过神来,已被几个丫鬟婆子从床榻上拉拽到了地上。 可她并没有在意,一张苍白的小脸儿上,一双灵动的眸子,来回环顾着屋子里的人和摆设,待未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后,才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   容成音瞧着她的样子,断定她不是个一般人家的丫头,“老实告诉我,你是谁?来九方家有什么目的?” 昨夜,顾青鸾被救起时,隐约听见了些声音,猜想是这家的老爷救了她的性命。 许是顾青鸾久不回话,致使容成音没了耐心,命下人狠狠地赏了她一巴掌。 可令容成音万万没想到的是,顾青鸾虽受了打,竟然还能纹丝不动地站着。 她会武功! 容成音不安地想:前些时日,因九方宥宠爱一个暖房的丫头,跟她生了些嫌隙,如今他又带回来这么个厉害的,既懂武功,容貌又生得惊人,若再被九方宥给瞧上了,日后,她怕是会有无穷无尽的烦恼。 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彻底地把烦恼给解决了,她命人道:“这丫头绝非善茬儿,把她丢到禁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