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她睁开眼睛,只觉得脑子迷糊的厉害,不过片刻,眼前的一切也从模糊中渐渐清明起来。 她甩了甩脑袋,额前的头发因为汗水的侵袭,黏在脸上,让她有些难受。她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拨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好像被绳索捆绑住了。 这是哪?巨大的恐惧如潮水般涌进心头……她侧着头,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恐惧,这太可怕了,幽静昏暗的小小空间内,四周摆放着数个花圈,还有大大小小的棺材。 “有没有人啊?救命啊……”这样的场景,她只有在电视上才看过,眼下身临其境,她瞬间尖叫起来,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安。 “你醒了?”声音温和,从右耳边传来,是个女人。 是她,那个阿姨,对,就是她。她依旧和蔼可亲,面带笑容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她被绑架了……她终于意识到了,她极力的回想,在自己陷入昏迷以前…… 天幕一片蔚蓝,像一幅洁净的丝绒,镶着金边,宽阔的马路上,样式繁多的汽车穿梭来往,像一条彩色的河在流动。 一年一度的申城庙会,庙会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这是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喜爱的节日。 这是她头一次来这么热闹的地方,她很开心。她拉着母亲的手,前一刻还极为安分,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好奇心越来越大,不久便因为太过兴奋,远离了母亲。 待兴奋过后,她又开始惊慌和母亲走失,她懊恼的站在原地,望着往来的人群,内心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身上没有带手机,也无法和妈妈联系! 不过,她记得出门前妈妈的叮嘱,要是两人走散了,就站在原地,等着妈妈来找到自己。 所以,她不敢有丝毫举动。 这时一个女人远远朝她走来,女人身穿黑色便西,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容貌秀丽,笑容温和,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女人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魔力,让她觉得心安了不少,“怎么了孩子,是迷路了吗?” 她吐了吐舌头,脸色因为焦急有些潮红,“你好阿姨,我和妈妈一起出来逛庙会,结果走散了。” 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女人心想。 女人眸子微亮,透过眼镜扫向四周,并没有找到一张和女孩相似的面孔,她微笑着问道: “那需要阿姨帮助吗?比如说,你记得妈妈的手机号码吗?阿姨可以帮你打给她!” “电话号码?”她在脑中搜索了一阵,原本应该印刻在脑海中的电话号码,这一刻显得非常模糊, “好像是139……不对,是137……” “如果不记得号码的话,那阿姨带你去找找吧?” 她的戒备心越来越低,略微思索之后,这里涌动的人群仿佛给了她莫大的勇气,总不可能会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她不利吧? “谢谢你,阿姨!” 她清澈的眸子不停的扫动,试图寻找母亲的身影。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倒也没有什么隔阂,她一点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更不知道危险再悄悄来临。 细密的汗珠从她额头冒出,女人仰头喝了口水,试探问道:“口渴吗?要不要喝水?” 她下意识的想拒绝,但女人自己已经喝了一口,让她再没有戒备心可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谢谢。” 女人侧身,动作干脆利落,从坤包中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递给她,“不用谢。” “你妈妈真幸运,有你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可不像我家孩子,整天调皮捣蛋。” “他多大了啊?”她随口问道。 “应该和你差不多大吧。” “那他怎么没有和您一起出来逛街呢?” “来了,没走一会就不想走了,这会还在车上玩呢。”女人的笑容始终没有消褪,特别提到她儿子的时候,眼中更满是宠溺, “要不,你也去车上休息下,等人少一些,我们在继续找你妈妈?” 确实,走了这么久,她也有些疲惫。没多做思考,她便颔首答应了女人的要求。 然后,上车却没有看到阿姨所谓的儿子,而自己的眼皮却突然显得有些沉重。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直到不省人事。 女人见此一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记忆到此孑然而止,身下的木床传来冰凉的感觉,将她从回忆中抽回到现实中来,她无比难受,看着女人一步步靠近,更是惊慌失措, “阿姨,你要干什么?” “别动,这细皮嫩肉的,磨破皮了可不好。”女人的语气关切,握住女孩嫩芽一样的小手,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般关爱, “头还疼吗?” 眼泪从眼角滑落,她一边挣扎,想远离女人,“阿姨,求求你,放了我。” 女人就像一个恶魔,在缓缓举起镰刀,她不再掩饰自己的疯狂和暴戾,她隐藏在笑容背后的罪恶,也在慢慢浮出水面, “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女孩拼命摇头,女人笑的有些诡异:“这里是殡仪馆!” 女孩瞳孔急速放大,殡仪馆……她再次变得惊恐不安,“救命,救命啊……” 女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里不会有人的。” “阿姨,你放了我吧,我妈妈会感谢你的。” “你看,我费尽心机把你绑到这里,怎么能放了你?”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 “听说过冥婚吗?” 女孩眼中露出惊恐,女人耐着性子,继续解释,“每个到这里的孩子,我都会和她们解释一次,那么……现在开始好好听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