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事情的发展就像脱缰的二哈一样,撒丫子跑的同时还拿着狗绳绊了你一跤。 徐央不仅仅同意了当贾响的私人助理,还被迫包袱款款直接登堂入室,原因竟然是因为小少爷去徐央的小窝瞧了一眼,之后全身上下都透露着嫌弃的气息,脸都皱成了一团。在徐央好说歹说之下还是认为这里和猪窝只是有一个名字的区别,人类绝对无法在这生存,就算有这样奇葩的人类也觉得不会是他的助理。 徐央会为了钱就任由贾响这么侮辱她惊喜打造的零食小窝吗?不就是袋子没扔干净,残渣掉的有点多,油渍没擦干净,泡面的气味没散干净吗?她也很认真在打扫的好不好?再说做他的助理和她的家是不是猪窝有什么关系!? 徐央愤怒,徐央不忿,徐央决定要做点什么。 她挺直腰杆,一巴掌就拍在了贾响的,肩膀上,“小少爷,您说的对。这地方是不怎么能见人,为了尽好助理的职责,我会马上打扫干净的!” “不用了。”刚刚还对徐央没什么抵触情绪的贾响现在忽然感觉自己的洁癖回归了,他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叠的方方正正的小手帕,捏着两角,抖开。齐齐整整地铺在徐央的左肩上,隔着手帕拽起徐央的衣服,“跟我走。” “哎哎哎,你干什么!” “去我家,一起住。” “瓦特!我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清清白白这么久不能因为你个小屁孩毁了名声啊!”徐央死拉着门不放。 “首先,一起住是你住客卧,我住主卧,还有”,贾响慢慢凑近徐央,实在没忍住捏了一下她肉嘟嘟的脸,“小胖妞,我这个小屁孩还没担心清白呢?你怕什么?” 脸上的触感太明显了,徐央失神了一下,看着眼前的这张帅脸,睫毛真长,眼睛好大好亮,皮肤真好,看不见毛孔也没有痘痘。然后她的脸刷得一下就红了,气到爆炸,“小屁孩你叫谁小胖妞呢!还有你到底用了多大力气啊,痛死了知不知道?最重要的是,女孩子的脸能随便碰的吗?你个小流氓!” “小胖妞,能别强调小了吗?我十八了,成年男人很在乎这个的。”贾响心情很好,又捏了一下那团肉,然后拽着气到脑袋冒烟的徐央上了车。 以上,徐央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进了贾家人的门,最后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贾家人。 当然,现在的她还不知道这些。 贾响进门,死盯着徐央换了拖鞋,并且把换下来的鞋整整齐齐摆好后,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吃蒜肠那么恐怖的东西都可以很幸福,吃别的一定会更开心。而他,就可以观赏胖子吃东西的盛况了。 徐央在车上收拾好了心情,下车时已经又是一个乐观向上,积极面对人生的胖子了。而依照胖子的饮食习惯,晚上十点半,该吃夜宵了。而且,她也有必要讨好一下衣食父母。 “小少爷,吃饭吗?我给你做饭好不好?” “你先洗手再去做饭。” “好好好,洗手~” 西红柿鸡蛋面,咸淡正好,面条爽滑,徐央呼哧呼哧吃完,洗了碗。重新坐回餐桌上,看着另一边的贾响慢条斯理地吃面,眼皮子不住地打架。 “你先去睡吧。”贾响放下筷子,拿手帕擦了下嘴角,“二楼左拐第一间就是客卧。” “哦,好的,你吃完碗放这就行,我明天洗。”徐央揉着眼睛上楼了。 贾响一个人坐在餐桌旁半响,重新拿起筷子,把面往嘴里塞。 从前,也有个人给他做过西红柿鸡蛋面,那个人走了之后,他就再没吃过面了,但是这碗面味道还不错,而且他刚好也饿了。 徐央躺着柔软的大床上,不停揉着肚子,“哎哟~好撑,好撑。” 胖子下午蒜肠吃多了,其实一点也不饿。 但是小少爷在车上偷偷揉了肚子,她看见了。 到底还是姐姐我疼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