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金子再怎么样也会发光的,无论贾金子本身有没有发光这个意识,他的光芒对于一些人来说确确实实是亮得刺眼,不容忽视。 陈姐本来是来照看一下自己的艺人,免得蒋申一个没忍住崩了人设,正好撞上贾响的第一次演戏。从来没听说王导会启用新人,据说还是圈外的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强烈的好奇心让她推了原本的行程待在剧组看完了这场戏。 意料之外的,那个新人没有丝毫的怯弱,他站在镜头面前的样子,怎么说呢?感觉他整个人,都是舒适的。他的面部表情,肢体动作,语言停顿,每一项都显示出他是处于一个很轻松的环境里。就像是,躺在柔软沙发上,品尝着精致茶点的贵族小少爷。 这一点让带过无数新人甚至是影帝影后级别的名牌经纪人都很惊讶。 贾响之后的表现更是让她大吃一惊。 action! 只一瞬间,小少爷就成了剧中的小公子。 他高傲,是因为有与之相配的实力。他想要保护的东西,就不惜一切代价。 有人动了自己的逆鳞,就算自知羽翼未丰,还是会冲上去,不是 徐央来之前,贾响在演受着一百零八鞭的慕容白。脸上血色尽失,两手紧握到青筋暴起,却还是死死地咬着牙不肯痛呼出声。 但说到底,还是个少年人。 慕容白悄悄抬起头看了被拦在门外的慕容博一眼,该怎么形容那一眼的感情呢?受了伤的幼兽自己舔舐着伤口,但还是忍不住向着成年的野兽倾诉自己的委屈,想要寻求安慰,即使那只野兽衰弱得没办法给它提供任何庇护,但只要野兽在那儿,它就安心了。 神来之笔,惊艳全场! 陈姐也听到了王导让贾响可以自由发挥一下,那时候她觉得王导简直是异想天开,给了这个新人太大的空间只会让他作茧自缚,出个大丑。 结果,却是她错了。 这个年轻人,就会有一个她想象不到的辉煌的未来! 陈姐就像一个狂热的信徒一样看了很久,结束之后也久久无法回过神来。清醒之后只看到贾响和徐央离开的背影,而脚上五英寸的高跟鞋断了她追上去的念想。 抓不到人也就算了,联系方式一定要想办法拿到。而那个偷偷摸摸想要逃开的不省心的蒋申是个很好的突破口。 “小申申~陈姐来看你了不该过来打个招呼吗?”撩了下波浪卷的头发,妆容精致,修身的职业套装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红唇勾起称得上是魅力十足的大美人一个。 周围路过的几个场工看的眼睛都不带转的。 蒋申却好像听见了什么可怕的声音,整个人都僵在了那儿,然后咔吧咔吧地转过头来,硬挤出个笑模样, “陈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肯定是邪风,我说怎么半天没见李明那小子了,原来是出去接这个女魔头了,就没见过这么胳膊肘往外拐的助理! “进你的休息室,我有事和你说。” “行行行,来,您往这边走。” 蒋申的心里叫苦不迭,却也隐隐猜到了陈姐的意图,私心里觉得有一个这样可靠的经纪人对于贾响也是一件好事,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就是…… 这经纪人吧,稍微强势了一点。 想起那次被猫抓伤之后所经历的黑暗岁月,蒋申抖了抖,努力把挂在脸上的笑容拉大了一点,让自己显得更为真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