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时后,贾响上场了。 而他所饰演小公子这次要承受的,是整个家族的怒火。 太多人想到雪岭去捡漏了,毕竟男主慕容博的母亲一直是个谜一样的存在,族里的很多人都在怀疑慕容博的父亲之所以一夕变强,还能坐上家主的位置,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帮助。 虽然那个女人失踪之后,那个好像爱她如命的男人没多长时间就另娶他人,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她走得时候没有留下什么好东西。就算对丈夫已经失望透顶了,但是对待唯一的儿子,作为母亲总是最无私的。 其实他们也没猜错,只是那个女人不仅美丽,还有和美丽相匹配的智慧。不得不离开之前,她已经察觉到了丈夫越来越心不在焉,所以她谁也不信,把给儿子留下的所有东西,都锁在了慕容博的识海里。猜对了又怎样,没人可以抢的走,除非,慕容博死了。 家主却远比那个女人想象得狠心多了。 即使一开始他是不顾夫人的反对,把两个儿子养在一起,期待着他们可以兄弟齐心,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个十几年了还是废材的大儿子,一个天纵奇才为他长了脸的小儿子,反正大儿子那么没用,反正他还有小儿子,所以,少一个,也没什么,不是吗? 大长老派去的人里,有家主插进去的卧底,不是为了救,是为了确保慕容博死得彻底,以及,带回来那个女人藏着的东西。 死生面前无大事,那个卧底在慕容白杀红了眼之后,跪在雪岭寒冷彻骨的地上,吐露了所有的真相来换一个活命的机会。 而小公子为‘死去’的哥哥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杀了所有想要他命的人。 为‘死去’的父亲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没有在雪岭留下一个活口,保全了他最后的颜面。 然后为了平息众怒,小公子自废修为,被囚在禁地,至死也不得出来。 戏的最后一幕,贾响饰演的慕容白坐在禁地中央的石台上,四肢都加了拇指粗细的锁链。昔日神采飞扬的小公子满身血污还没有洗净,眼神空洞,聚焦在不知名的远方。 修仙者的身体即使被废了,也比凡人强健不知几何。但是不管这具身体还会苟延残喘多久,慕容白的心,已经死了。 贾响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代入了这个角色,和母亲少有的几次见面都是被告诫着要好好修炼,父亲每天布置课业严厉苛刻。只有那个在别人眼里是废物的哥哥把他当成一个孩子,给他束发,帮他上药,劝他好好吃饭,尽己所能地保护他,让他感受到了一丝温情。 所以他不在乎哥哥有多么没用,他觉得自己能保护好哥哥的,可是哥哥却被那些人杀了,连尸骨都找不到。 为什么他把剑好好的握在了手里,还是没办法保护好想要保护的人? 王导看戏份够了,喊了卡,却发现贾响的情绪不对劲。 他没有任何的反应。 少年明明有着不算矮的身高,体格也算健壮,但是把自己蜷缩在那儿的时候,还是小小的一个。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慕容白没保护好哥哥? 为什么,他没保护好文姨? 如果他跑得快一点儿,是不是就能拉住她,不让她掉下去呢?为什么那个时候的贾响,那么没用呢? 剧组的人急急忙忙卸了锁链,贾响却像座雕像一样僵在那儿没有反应,王导也凑了过来,急得额头直冒冷汗。 有人满不在乎地说,“都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就是演员情绪陷进去了而已,王导,您老也别担心了。” “闭嘴!”小老头气得手都在哆嗦,不停地在心里念叨,不知者无罪,不知者无罪。 这可是贾家的小少爷!在他的剧组出了事,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偏偏现在组里就他一人知道这小少爷的身份,这小少爷跑过来拍戏也不带几个人照应一下。 等等,贾响身边还有他那个“饭友”呢! “徐央呢?就是一直跟在贾响后边那个长得很喜人的小姑娘,有点胖!” “刚刚她接了个电话,出去了。” “对对对,我听她说是里面声音杂,听不清,出去接一下。” “快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