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笼包,皮薄馅厚,一口咬下去满口咸香。 白粥煮得软糯浓稠,被晾到刚好入口的温度。 温暖的食物总是会让人的心情变得很好,最起码,贾家的两兄弟吃得很开心。 贾响没有像以往一样回想到那些事情就奔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 贾煜得了弟弟的安慰开心得不行,连今天可能就要急急忙忙赶回出差的地方也没有让他觉得扫兴。 连远在老宅的贾昊都睡了一个好觉。 偏偏徐央今天异常的沉默,而且她一个人吃了三十个小笼包,硬生生往嘴里塞的架势让贾煜叹为观止。 世家公子所受过的良好教养却让他不得不把疑问都吞了回去,安静如鸡地吃完了这顿饭。 然后,半路奔逃的贾总裁就被气急败坏的秘书徐沁找上门来了。 徐沁是个典型的职场女强人,贾煜招人的时候只是看中了她的那张脸,虽然冷是冷 了点,但是美人嘛,看着养眼也是好的。 没想到却是挖了个宝,人家容貌不差,能力更不差。 时至今日,徐沁已经成为了贾煜的左膀右臂,生活琐事,公司事务,在这位大少游戏人间的时候甚至可以便宜行事。 而且,贾大少那些红颜知己也是由她来处理。 现在,勤勤恳恳的徐沁徐秘书冷着一张脸,站在客厅里,死死地盯着贾煜。 “总裁,您的事儿处理好了吗?”处理好了就快点把自己打包打包去该去的地方吧。 “小沁,我这不是刚刚吃了饭正打算走吗?”贾煜穿着从行李箱里面翻出来的睡衣,带子松松垮垮地系着,大半片胸膛暴露在空气中,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睁着眼睛说瞎话。 徐沁显然对这种场面很熟悉,也自有应对的办法,“您把上次那个小嫩模赶走之后不是又找了一位女明星吗?我记得是姓江对吧,根据以往您的倦怠期推算,这位江小姐应该还没到抛弃的时候。如果您不现在就去换好衣服准备出发的话,我就断了江小姐所有不是自身所得的东西。” 贾煜默默坐起来,拉好了衣服,但还是想挣扎一下,死劲儿给沙发对面的贾响使眼色。 贾响放下手里的剧本,事实上发现徐央今天不对劲之后他根本看不进去一个字。 笨蛋哥哥也是为了他才连夜赶回来的,虽然现在不想走肯定不是因为他,而是懒癌犯了,想要把事儿甩给他的全能秘书,但是…… 唉~ 算了。 “沁姐,反正我哥已经回来了,要不就别……” “小少爷,您不会忘了吧?”徐沁眼里带了点笑意,脸上却还是冷冷的,“我这次之所以没有出差,把事情交给了'日理万机'的贾总,是因为您那个公司里的人能力太强,收购了好几个大公司,去帮忙清点财务的。” 贾响呐呐无语,勉强挤出了一句,“辛,辛苦了。”他还真是忘了。 贾煜站起身正打算进屋换衣服,徐央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里出来了。 把贾家两兄弟收拾得服服帖帖的秘书小姐忽然冲了过去,狂喜,心疼,气愤,种种情绪在脸上轮番出现,最后,归于平静。 碰! 果盘掉落在地。 徐央显然就没办法表现的那么镇定了,任谁一个晚上倍受折磨,第二天就遇见避之不及的人都不会表现的比她更好。 “小沁,怎么了?” “沁姐?” 因为徐沁背对着他们,什么也没意识到的两兄弟懵了。 “总裁,您不是不想去吗?让这小姑娘跟着我,我就去帮您出差。” 徐央死死地埋着头,不敢抬起来。 “好啊好啊!” “不行!” 贾响对满口答应的贾煜怒目而视。 贾大少颤颤巍巍地举起手,立马改口,“要不,还是别了吧?我,我自己去就行了。”嘤嘤嘤,小沁不爱我了,弟弟也不爱我了。 徐沁却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直接问当事人,“你的意见呢?这位小姐?” 死丫头,别以为装哑巴就行了! “一个财经大学的高材生,跑过来做这种完全不相干的工作,你就甘心吗?你是在逃避些什么?” 小沁这是在生气吗? 原来她也会生气啊! 这是觉得世界已经魔幻了的贾大少。 贾响快步走过去,挡在徐央身前,“沁姐,徐央她是我的助理,我说不行就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