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煜对于剧组里的某些人来说,那是唐僧肉之于妖精一样致命的吸引力。 更别说这个唐僧吧,还懒得去守那些清规戒律,尤其是,他不忌女色。 下车后,贾响直接被拎去化妆换衣服准备上场,徐央紧随其后,跟着忙上忙下,只来得及把这个大少爷安排在了原本给贾响准备的躺椅上边。 大不了等一下小少爷休息的时候把他赶……把他请下来就好啦! 徐央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努力忽略了小少爷不时投过来的不满眼光。 但是她忽略了其他的外界因素。 比如说,像贾煜大少爷这样有才有貌又多金的男人,招惹狂蜂浪蝶的外在魅力。 还有,哥哥大人本身也不是个会老老实实待在那儿的人。 另外,对于小胖妞无法正确理解自己的意思,还一度把自己想成是会为了一个椅子吃醋的小孩子,贾响表示自己非常难过,以及气愤。 所以他决定不再去提醒小胖妞把贾煜一个人放在各色演员来来往往的地方,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贾响你的皮肤真好,我离这么近都看不见毛孔呢。” “那当然了,刘姐,我们贾响可是真真正正娇养大的小少爷呢!” 哼,他绝对不要提醒她了,一个字也不会多说的! “小央你可真会说笑。” 化妆师刘姐倒是对那句小少爷没有太大反应,毕竟剧组里的人都以为这是徐央和贾响之间的“昵称”,是关系好的人之间的调侃。 毕竟谁家小少爷会出来抛头露面地当个“戏子”啊,在那些高阶层的人眼里,演员也就是个博人一笑而已。 徐央在心里默默接上一句,我其实没有在说笑,嘴上却老老实实地,什么也没说。 谁让我家小少爷就是特殊呢! “刘姐,好了吗?”贾响忍无可忍地开口。 “好了好了,皮肤好长得好的人再来得多点,我以后可就省事儿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刘姐,要不是您技术高超,我家小少爷这张嫩脸哪能把角色各个年龄阶段演下来啊,虽说演技很重要,但是视觉效果也不能差啊。” “你的这张嘴啊,就和抹了蜜似的,尽往我心坎上说。” “哪有啊?我这不是实话实说吗?” “行了行了,快带着你家小少爷出去吧。” “那刘姐,我们走了啊,谢谢啊!” 刘姐把两人送走了脸上的笑也没落下来,兴高采烈地收拾自己的工具。 她手下的一个小助手看着门关上了,小声地嘀咕,“就知道装模作样。” 刘姐瞥了眼那个助手,张媛,没做声。 这姑娘心气儿可不小,上个月被亲戚塞到她手下干事以来,仗着有几分姿色,心思就没放到正经地方过。 原本想着是因为刚刚进组,忽然见到那么多明星,小姑娘被迷了眼。只要再多些时日,就会安分下来,老老实实做事了。 没想到她却变本加厉了,刘姐和其他助手还在这儿呢,看看说的是写什么话!? 真要嘀咕在自己心里想想也就算了,偏偏说出来,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这么些天下来她也看清了,这小姑娘就不适合在这儿呆下去,指不定什么时候整出个幺蛾子呢! 过几天找个理由把她辞了算了,好好一个化妆间,被一个人搞得乌烟瘴气的。 剧组可不是只由演员撑起来的,多的是人使个小手段就可以让你有苦说不出。 人家徐央会做人,可就是有人看不清,也不想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蠢了。 其他的助手都在忙着准备东西,刘姐是高级化妆师,只负责重要演员,他们就负责其他人,工作量还是挺大的。 张媛装模作样地巴拉了一下自己包里的东西,还在嘀嘀咕咕,“谁知道贾响怎么接到那个角色的,忽然一下就冒出个男二,背地里用的手段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怎么光彩。拽得二五八万的,还什么小少爷小少爷地叫,也不嫌丢人。” 小姜助理实在听不下去了,正打算上前和她理论一下,被旁边的人拽住了,悄悄让她看一下刘姐的脸色。 小姜心领神会,继续干自己的事儿,没理张媛了。 与此同时,贾煜烦躁得不行。 不是没人好奇贾家大少爷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还和贾响有所牵扯,只是有那个功夫去好奇,还不如多花点儿精力把人勾到手。 于是掉了东西的,无意中摔倒投怀送抱的,哭唧唧跑过来说受了委屈寻求安慰的,这个剧组的,隔壁剧组闻声而来凑热闹的。 整一个大型‘碰瓷儿’现场。 贾煜第一次体会到,女人太多了,也是一种压力。 虽然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自己太帅气太有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