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六月,大凉山雨季的开始。   雨已经不眠不休地下了两天一夜了,看样子,还是没有停下的苗头。   雨季刚开始就这么猛,能理解,毕竟蓄势待发了那么久,就瞅着找个势头释放积蓄已久的力量了。   可再这么下下去,谁也不保证会有什么天灾降临。更何况,小青山村位于半山腰,本来就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怕是受不了这夺命般的暴雨。 想到这,乔麦隐隐约约有些担心。  “乔医生不必害怕!”或许是察觉出了乔麦的忧虑,老村长在台阶上敲了敲那只布满岁月痕迹的老烟枪,“再怎么说,咱这也是上百年的老村子了,再大的风雨都见过,不也平安无事?老祖宗们会庇佑我们的!”说完,拿起老烟枪猛吸了一口,然后“嘿嘿”笑了两声。 说来也奇怪,老村长咧开嘴一笑,脸上的沟沟壑壑更明显了,反倒让乔麦心安的很。  “阿爷……”小丁郎火急火燎地从外院跑了进来,蓑衣都跑偏了,半个身子露在了雨中。    “欧呦,小娃仔,上啥子火嘛!慢点!”老村长磕了磕老烟枪。    乔麦拿来毛巾,赶紧给这个毛小子擦拭着身子上的水,怕他着凉感冒了。    “阿爸说琰叔叔刚刚来了电话,说是上山了。”    “小琰来了?”老村长慢悠悠地起身,“一个人吗?” 刚刚跑的着急,小丁郎还没缓过劲来,喘着粗气说:“嗯,车上不来,琰叔叔一个人来了,剩下的人雨停了再说。”  “什么人冒着雨上山?”乔麦闻言,疑惑满满地出声。   小丁郎看起来很激动,手舞足蹈的,兴奋极了,“他每年都会来的,每次来都会带好多东西,吃的,穿的,用的……很多很多……”小少年不知道怎样才能形象的解释“很多很多”这个词,只好踮起着脚张开双手画了一个大大的弧,“嗯,这么多!”  “欧呦,这么多呀!”乔麦被小丁郎的天真模样逗笑了,也学着他的样子比划了一下“很多”。 老村长慈爱地摸了摸自己小孙子的头,“乔医生有所不知,雨停了,很有可能就上不了山了,泥浆会封路的!”  “阿爸说让阿爷赶紧想办法给琰叔叔找个落脚的地方。” “嗯……”老村长看起来有些犯愁,皱着眉头应了一声。   乔麦是一名志愿医生,村子里的人朴实善良,自然对乔麦以客人相待,老村长便腾出了一间条件最好的房子给乔麦。   所谓的“最好”,也不过是村子众多破旧的房子里住宿条件稍微好一点的,但在那样一个小山村,这是他们最大的诚意,是他们最真挚的招待,最高的待客之道。 不难想,这位上山的应该是青山村的贵人吧,年年都会带那么多物资过来。 想必恰逢雨季,村子里没有了能够拿出手用来招待的房子,所以老村长才会如此犯难。 “他若不介意,就把他安置在我的房间里吧!”乔麦提议。    “不行的,不行的,”老村长连连摆手,面露难色,“乔医生你……”    乔麦浅笑,“哪有那么多条条框框,做志愿者这么多年,世界各地跑,男的当牲畜使,女的当汉子用,性别意识早就淡了。” “唉,”老村长叹了口气,也是实在是想不到好的办法,极为愧疚地说:“那就委屈乔医生了。”   有能力做公益,还做的到坚持不懈,估计是个有实力的慈善家吧。 乔麦站在屋檐下,看着外面连绵不绝的雨水,百无聊赖地在心里勾勒着这位即将到来的“慈善家”的样子。 “阿爸说,琰叔叔是电视上的人。”小丁郎嘴里塞满了乔麦给他的饼干,口齿不清地说。   电视上?那就是个名人喽,乔麦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