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推门进来时,老木门“嘎吱”响了声,乔麦和言琰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没打招呼就如此莽撞地闯进来,齐林有点不好意思,挠挠后脑勺愧疚道:“不好意思啊,乔医生,打扰了!那个,言老师,村长回来了。”   “嗯,我知道了。”言琰起身,转过头对乔麦说,“你先睡吧,大山的夜里有些凉,炉火别灭了,今天晚上我可能回不来了,你关上门。”   “啊?这么晚了,你要去做什么呀?”乔麦有些迷糊。   “和村长再去商量一下物资分配和重建小学的事。”或许是担心乔麦照顾不好火炉,言琰都已经走到了门口,又退回来添了一些柴。   乔麦“哦”了一声,表示了解,但却在心里嘀咕着,事情怎么这么急啊,可是,再急也不差这个晚上吧。   “处理好了,明天就可以下山。”察觉到乔麦的疑惑,言琰擦了擦手,走了过来,解释道。   言琰,这是,明天也要走?!乔麦在心里惊叹。   “你早点休息吧。”言琰暂且忽略掉了乔麦眼底的惊讶和不确定,温声道了句“晚安”,出去带上了门。   和中午一样,乔麦在上|床睡觉之前,点着了一盏油灯,怕油灯燃尽,乔麦又加满了灯油,拨了几下灯芯,想让它燃地慢一些,一是担心如果言琰回来太黑看不见,二是她习惯了睡觉的时候有一点光。   乔麦躺在床上,想着这一天来言琰的体贴和照顾,慢慢偏了方向,小女生的心思渐渐涌了上来,除去言琰演员这个身份,他们或许,距离不是那么远,至少,曾经是。   可一想啊,言琰在演艺圈可是出了名的绅士,所有的照顾也可以解读为暖男行为,乔麦仅存一点的小侥幸顺便被打了回去,也没有继续想下去的兴致,整个人蔫蔫的,倒是应了那微弱的油灯光的景。   还是大山靠谱,知恩图报,知道她明天要下山,阴呼呼了一天还是没狠下心来,虽有万分不舍,但阴个天就好了,没必要下大雨挡了乔麦的下山路。   乔麦强迫自己睡过去,不再去想一些有的没的,明天下山,回京面见阿姐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次日早上,   因为一直想着下山这件事,乔麦一晚上都没睡好,忽醒忽睡,七上八下的。   又一次地睁开眼,乔麦盯着头顶上那棵颇有岁月的房梁盯了好久,没了困意,清醒得很,索性起来收拾东西。   言琰的床睡觉前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看样子是忙了一晚上还没有回来。   乔麦东西不多,只有一个小型的行李箱和手提包,至于那个医药箱,小丁郎很喜欢,箱子留给他做个纪念,箱子里的医药品则送给阿嫂应急用。   乔麦也不知道老村长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又着急下山,和阿嫂说了几句话,便自己准备先下山。   拉着行李出了大门,一抬头,就看见一辆熟悉的汽车慢慢驶了过来,那是昨天停在村长门口言琰一行人的车。乔麦站住,想着既然遇到了,道个别再走吧。   言琰坐在车里,透过车窗,远远就看见站在门口拉着行李箱的乔麦,纤细的身体倒是和那只小巧的行李箱很配。   还好,及时赶回来了,要不然,他忙碌了一晚上差点就做了无用功。   车停下,言琰是第一个下车的,乔麦便走了过去,“言老师,那个我……”   没等乔麦说完,言琰便伸手拉过乔麦身后的行李箱,“这么着急下山?”   “嗯,事情有点着急。”乔麦没搞明白言琰的意思,视线一直盯着言琰拉着行李箱的手,直到言琰把行李箱放进了汽车后备箱,乔麦才反应过来,“言老师……”   “没什么,一起下山吧,我们也走。”   小丁郎从车上跳下来的时候,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眼圈红红的,嘟着嘴从乔麦跑过,看都没看乔麦一眼。   “小丁郎他……”乔麦担心地看着小丁郎跑开的方向,小小的身板一进门就没了影子。   “乔医生不必担心,”老村长走了过来,“他只是突然知道小琰和你要走了,不开心罢了。”   乔麦朝村长微微鞠了一个躬,“谢谢村长的照顾,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村长摆摆手,“哪有?我应该代这个村子谢谢乔医生。”   不知为何,老村长一脸的诚恳和笑容,突然让乔麦鼻子一酸,很是不舍,“村长,我差一点就没有和你好好告个别。”   “傻孩子,”村长像看自己的孩子那样看着乔麦,笑容可掬,语重心长地嘱咐道,“回去之后,好好养伤,好好生活,女孩子,不要再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了。”   “嗯。”听着老村长父亲一样的语气,乔麦眼眶湿了,这是来自血缘之外的亲切的嘱托。   言琰拿着背包出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小丁郎,但却别别扭扭地不肯露脸,只是紧紧拽着言琰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