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你还追查到底,当警察破案啊。”   “可不是嘛,凡是打我妹妹主意的都是想要偷走我妹妹心的嫌疑犯,我必须为我妹妹考虑周全,择个良婿,我这样的,不行。”   “你也知道你对不起别人姑娘啊。”说真的,江北这一段话,虽然说得漫不经心,但听了感动还是有的,“我们这是去哪?”江北的方向盘一转,车子上了立交桥,“去相亲。”   “什么?”乔麦一着急往前猛地一探身子,勒的胸口疼,连带着一股闷在心底的气,“江北,你在搞什么呀?!”   “你先别急,”江北看了一眼手机,又瞧了瞧外面堵着的一排一排的车,叹了口气,说:“妹妹啊,估计你这相亲要迟到喽。”   乔麦面无表情地说:“我现在只想知道相亲这一茬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姑姑觉得你需要成家,成了家,就不想着往外跑,就不去满世界的做志愿者了呗。”   “那你在老宅的时候怎么不说?”乔麦埋怨道。   江北嫌弃地看了一眼乔麦,说:“你是不是傻?在外公外婆面前说,那他们不得问东问西,老人家没完没了起来你招架得住?咱们偷偷去,喝个咖啡,聊会天,回头找找缺点给你姑妈说看不上,这件事不就完了吗。”说到这,江北又加了一句,“反正你又看不上!”   听江北这么一说,前后考虑的很周全,乔麦心也放松了下来,“你怎么知道我看不上?”   “切,你心里有那个风衣先生,你会看得上别人?”   “……”   相亲的地点是个咖啡厅,江北指着靠窗位置的那一排,趴在乔麦耳边小声说:“左边那一排,倒数第二个位置,六号桌,戴金丝眼镜,姓林,海归医学博士,我调查过了,不是你的菜。”   “我的菜是什么样的?”   “风衣先生那样的。”   “……”   敢情你见过风衣先生?还这么胸有成竹。   江北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乔麦的号码。   乔麦看着响起的手机,一头雾水:“你干嘛?”   江北伸手示意接听,“我就在楼上,有些事情要谈,你啥时候觉得不想聊下去了,就假装咳嗽一声,我下来打个招呼带你走。”说完拍拍乔麦的肩,露出一副“我理解”的表情,“相亲,不过是应付父母,走个过程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乔麦撇撇嘴,窃喜,第一次觉得这位不着调的表哥靠谱极了,点头,“考虑的蛮周到,有长进。”说完扬扬手手,朝着六号桌位置走去,“See you later。”   六号桌坐着一位看起来很斯文的男士,考究的白色衬衣,金丝眼镜,正襟危坐,整个人看起来一丝不苟,到底是姑妈的眼光,一副精英模样。   林昆之前有见到过乔麦的照片,所以看见乔麦走过来,便十分礼貌地站起来,帮乔麦拉开了椅子。   乔麦朝他点头,微微一笑,顺势坐下。   林昆示意服务员点单,温声问,“乔小姐喝点什么?”   “冰水就好了,谢谢。”乔麦顺手把手机放在了右前方,将散下来的头发掖在耳后,略有些局促。   冰水很快被送了过来,乔麦浅抿了一小口,手指在晶莹剔透的杯子上无措地滑来滑去。   “乔小姐不要拘谨,”林昆沉吟,“我们既是学医的,也算是半个同事了,不妨聊一下工作上的事,其实我对无国界医生挺感兴趣的,我知道乔小姐做过这方面的工作,所以,可否请乔小姐多说几句。”   “林先生想了解些什么?”乔麦开口,但并没有立刻谈论起这个话题,因为,她想知道,林昆是没话找话还是真的很感兴趣。如果是前者,乔麦不打算多说,有时候多说无益,没用,还有可能对方反过来不理解你;但要是真感兴趣,她一定知无不言,无国界医生这个组织需要强大的源源不断的人才,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地方、很多人需要医疗救助。   “其实比起目前的工作状态,我更喜欢纯粹一点的,不用考虑夹杂医疗之外的等杂七杂八的问题,另外,全世界人类都有获得医疗的权利,不是嘛?”   本来没有报什么希望,不成想,林昆的想法和自己竟然出奇的一样,乔麦坦然地一笑,“巧了,我们的想法竟然一样。很多人觉得无国界医生这个职业高尚,而事实上,我们国家这种体质和环境里日复一日的医疗工作更考验人性,我们国家的医生才是真的辛苦、真的高尚。”   “所以,在我看来,无国界医生这事儿,挺有意义的,有这个打算。”林昆顿了一下,“而且,还能更好的实现自我价值,对得起入医校时发的誓。”   难得有这么一个通透而且价值观相符的人,乔麦之前有关相亲的阴郁一扫而光,反倒聊的更多了。   因为突然有一个急诊,林昆不得不要走了。   临走前,林昆郑重地说:“乔小姐,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和你一起去做个无国界医生的任务。”   乔麦怔了一下,笑道,“我右手受伤了,可能再也没机会了。”   听到这个回复,林昆显然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安抚道,“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