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8:校园一卡通这种东西是磨人小妖精,在身边的时候,你或许不把它当回事,一旦丢失了,却会给生活带来很多困扰,你会发现吃饭、打水甚至门禁都离不了那小小一张卡片。大学生涯中,谁没有经历过几次丢卡呢,可是补办校园卡费钱又耗时,想要有效避免这种情况,除了自己细心再细心、出门离座时仔细检查外,还可以把联系方式写在卡片上、请捡到的好心人第一时间联系。   ——   “我们来互相关注微博吧!”   置身于不同的课堂上,尚淑、唐剑来和鱼一舟三人看见了这条消息,近乎同时地打了一个寒战,恍若坠入冰窖之中。   三人默契地选择了忽视,虽然“夏禹商汤”之间还不至于是塑料姐妹情,但微博向来是年轻人在网络上放飞自我的地方,曾有网友说过,一个人在现实中多么端庄稳重,在微博这片隐秘天地里就有多么浮夸跳脱。之前没有玩过微博的夏李,显然并不知晓“决不能让现实中的朋友发现自己的微博”的隐规则。   然而没过多久,名为“清&纯女大学生激&情聊”的群组又一次跃到了微信界面的顶端,夏李发来了三个夺命问号。   鱼一舟上的是商务英语课,这门课的老师教学是公认的严苛,若换做其他的公选课,计院学子们早就拿出各自的电脑忙自己的事情,顺便竖起耳朵让它灌耳音了。然而在这堂课上举目望去,摆在桌上的唯有书本,学生们的手机都在桌兜里变幻着色彩各异的亮光。   鱼一舟的男同桌俯身捡笔,不经意间瞟见了她的手机,那男孩显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违禁力十足的群名,“噗嗤”地笑出了声,惊得鱼一舟手指一抖,便将寝室群右滑、清出界面了。   寝室群的名称原本是“NOTFOUND”,夏李觉得它还是幽默得太中规中矩了,没有表现出青春阳光的宿舍风气,四人一番讨论,最终一拍即合地采用了这个有禁忌感的网络门牌。   在寝室群里聊个天,都能享受到在危险边缘试探的刺激感,多好。   直至下课,只有尚淑一个人回复了夏李。尚淑毕竟觉得故意无视朋友请求,绝非仗义之举,来回思量后,委婉地打了一句:“我不常用微博的。”   “没事,只要帮我个小忙就可以了。如果方便的话。”   大家回到寝室后才知道,夏李要她们帮的忙,是助力她开通一个微博超话。大家惊异于刚玩微博的夏李居然已经知道了超话,纷纷拿出手机搜索夏李的微博。嗯,粉丝暂时还没有,关注人……一位。   “你是为了关注周欠才注册微博的?”尚淑八卦地迅速凑了过去。   夏李倒是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起初,她的确是想看看周欠这个网红到底“红”在哪里,所以特地去他的微博视察了一趟,不过,她现在忽然觉得微博还真的挺好玩的,就谈不上是为了他而注册的了。   “咳咳……我是无意间发现,就他这个长相,居然还能在网红超话里面露脸。”   “这就是你申请创建校长超话,要我们帮忙助力的原因?”鱼一舟瞅见了夏李的唯一一条微博——“助力人数越多,开通几率越大,大家快来戳这里帮我加速吧!”后面还跟着浅蓝色的网页超链接。   “啥?”唐剑来的眼镜片几乎要贴到屏幕上了:“你是第一个申请开通我们校长超话的粉丝,还差九个人?不可能的,夏李醒醒!”   原本已经悲壮地准备牺牲形象、贡献出微博的三个室友,顿时打了退堂鼓,不愿再帮她这个奇怪的忙了。   “啊喂,这么不支持的吗?”夏李痛心疾首:“鱼一舟,我看见你把手机揣回兜里了!打击我也不用这么痕迹明显吧。”   后来,在夏李的诚意感化之下,一条助力开通T大校长超话的微博,分别出现在了鱼一舟的一众“恋爱小甜事”、“温暖励志”类微博中间,唐剑来的“微博搞笑精选”、“今日沙雕”里,还有尚淑的“女性之声”、“关注少数群体权益”里。   夏李有了四个粉丝,多出来的那一位,是还算懂得一点礼貌往来之道的大V周欠。   周欠评论:你是少见的那种,网络性格和现实性格差别不大的人。   夏李回复:上网骗人有什么意思。腿好些了吗?   于是周欠直接发来私信:这才几天……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外表和真实性格反差,蛮大的。   夏李:你为何这么爱说话?   某一夜,不知是谁忽然在卧谈会上说,忽然觉得夏李和周欠还挺般配的。于是立马有人附和起来:这么一想象,干净清瘦的男生身边,就应该有一个夏李这样的、娇小而活泼的女生呢——黑长发配白衬衫,疯狂配温雅,合适。   入睡了一半的夏李在迷迷糊糊之中,硬是被她俩的窃语从梦河里捞了起来,她惊坐而起,大声抗议道:“我不!”   “夏李,周欠挺优秀的,不考虑追求一下?”   “他人太丑,话还多。”   如果说“话多”是对周欠这一个人的批评,“丑”就是毫不容情地将周欢也捎带上了。夏李批判完T大校草们,一翻身便沉沉地睡回去了,只留下她的室友们惆怅地想,夏李这狂言,千万不可被吹捧周欠和周欢为“神颜”的粉丝们听到,否则还不得气疯她们。   另外,T大校长的超话创建最终因为只有五个人申请,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