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红心5:每天熄灯躺下后,贴上一片护眼眼贴再睡,对养生保健很有帮助,因为这样就看不到手机啦~健康生活从戒除熬夜开始!   ——   “你也来赚钱?”夏李坐在食堂门口的石墩子上,闲不住地东张西望,看到周欠正从简易舞台那边走过来,便伸直了手臂朝他打招呼。   周欠终于朝她这边看过来。夏李不得不承认,周欠的痊愈能力还真不错,在轮椅上瘫了两个月,就能回归人类社会、直立行走了,只不过一条腿打弯之时还是明显僵硬些许。周欠一瘸一拐地转了方向,单手往另一个石墩子上一撑,就在夏李身旁坐了下来。   “你们院怎么回事?”这是周欠的第一句话。   他说她唱得难听,可以,说她为了挣钱不嫌丢人,也行,非要这么毫不留情地批判,夏李可就不乐意了,难道四个人就能代表偌大一个计算机学院的形象吗?不过,计算机学院原本就仅有十几位女生,“门”事件之后,404寝室的四位女侠简直全校闻名,如此一想,周欠的表述似乎也不存在什么以偏概全的谬误。   “为什么坐在这里,你也在等宣布晋级名单?”周欠的第二句话更是凶残得让夏李无可反驳,目前为止,周欠的确是唱得最符合“潮炫”主题的一位选手,而从他之后的六号选手开始,忽然来了许多音乐社团的同学报名,主持人和评委们总算喜笑颜开,在这些多才多艺的大学生们的衬托之下,她们四人的尬唱简直连用以引玉的砖头都不算。   “我在等发工资。”尽管如此,夏李依旧不卑不亢。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羞之有?   “什么?”周欠皱眉,像是没听清一般。   “你是主动来参加的?”夏李转过头去,神情怪异地望着周欠,她还以为所有参赛者都是被学姐“雇”来的呢。   “不然呢。”周欠站起身,脱下自己的夹克外套递过去:“不管你在等什么,先别直接坐在凉石头上。”   夏李好笑地打量着周欠,还是抬手接过了外套,却也没有垫着它再坐下来。   “我们老家那边的讲究,说什么女生不能受寒。”周欠解释道,又漫不经心地添上一句:“反正我也搞不明白。”   “无所谓,”夏李跳下石墩子,把衣服递还给周欠,没心没肺地笑了:“我超健康的,从小到大,几乎不会进医院。”   感觉到了某人温度渐渐冷冽的目光,夏李便意识到自己说了得罪人的话,她仿佛听到了周欠的愤怒心声——他确实不幸地进了医院,可还不是因为她!一个活蹦乱跳的罪人,在瘸了腿的受害者面前炫耀,总归不太对劲。   “咳……评委说的选秀八强,是真的吗?”夏李转移话题。   周欠没有否认。   从谈话中,夏李得知周欠还是一个业余歌手,不但在某个直播软件上小有声名,还参与过好几场线下演出。周欠在高三那年参与了那档电视台选秀节目,一路过关斩将闯入八强,不过较之专业歌手,终究还是欠缺了些舞台经验,在“八进四”环节与角逐前三甲的机会失之交臂。   尽管如此,周欠还是给当时的评委和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那位女歌手一眼便认出了他。   夏李听闻了这些经历,遂觉得周欠也没有那么不顺眼了,虽然他是个相貌平平的网红,但如若他因才华而红,凭歌喉吸粉,给广大网民带去艺术享受,又有何不可呢?   “不过说实话,我唱得很一般,八强已经是过分抬高了。”周欠谦虚地微微一笑:“我想可能,主要还是相貌加分吧。”   听了下半句话,夏李默默地掐了一把自己手背上的肉,恶狠狠地质问自己怎么会产生刚才那种想法,居然宽宏地觉得这个自恋狂受人欢迎,是实至名归?   也难怪,只有他这种自我感觉良好、表现欲望爆棚的人,才会抢着跑来登台表演。   “你弟弟也是歌手吗?”   “他画画,比较沉闷,不爱表现。”周欠精准而简洁地评价了自己的孪生兄弟,又转而问夏李:“你明明脸盲,今天怎么没认错?”   夏李本想质问“我哪里是脸盲了”,听完后半句,脱口回答的却是:“你是不是笨蛋,我可以通过腿来辨认啊!”   周欠一张白得发光的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若非亲眼看见,理工科生夏李根本不会相信,这种超自然的物理变化会真实地发生。   “夏李,你很欠。”   “没有你欠。”   “你是嘴欠,我是只欠东风的欠。”   “咦,原来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夏李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她凑上前追问道:“那你弟弟为什么不叫周东风?”   “我父母哪里知道会生双胞胎?”周欠白了她一眼:“他们当年只准备了一个名字,后来发现又有一个人,就只能叫他周又欠了。”   舞台音响传出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毫无逻辑连贯性的谈话,果不其然,周欠晋级了,被叫去上台合影,留下夏李一个人等待着那笔救急的“工资”。   “你们都跑到哪里去了?”夏李抱着四个人的纪念礼品回到寝室,朝刚才不告而别的室友们抱怨。起初,她们四个人是并排坐在食堂前,共同地接受着观众们打量的眼神,而夏李不过是分神瞅了两眼台上的周欠,回过头就惊愕地发觉,石墩子上只剩她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