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梅花 J:不要听信某些“过来人”的说法,狭隘地以为大学生活只有“优秀地孤独”和“合群地平庸”两条道路可选,事实上,让寝室氛围更融洽亲密的方法,绝不是几个人总是抱团、时刻集体行动,而是每个人有各自精彩纷呈的生活,时而各忙其事,时而聚在一起分享欢乐、倾诉迷茫。   在一个彼此独立而相互尊重的集体里,成员不会因疏于维系关系而受到孤立,即便偶尔犯错,也能够得到同伴的理解和原谅。社交,它从来都不该是负担,而是为精神增添生命力的源头活水呀。   ——   夏李侧身提膝,灵活地用脚尖抵住墙壁,成功地将有三分之一个她那么高的快递箱架在腿上,腾出双手摸索钥匙。   尽管样子有些手忙脚乱,夏李拿钥匙的手还是在空中顿了顿,在这几秒内,她飞快地打量了一遍维修工人新换上的宿舍门,从上至下,分毫不漏。   这扇门很新,立在邻近两扇油漆脱落的斑驳木门之间,好似城里来的转校生步入了乡下的课堂,静静的杵在那儿,虽然已经尽力地沉默低调了,却还是显眼得令人难堪。夏李倒是很满意它的样子,打开锁后特意推拉了几下,觉得404寝室至少获得了一扇与众不同的门,看质量,它还算值那笔不菲的罚款。   下午工人来的装门的时候,夏李说:“改头换面,至少寓意不错啊,好兆头!”   当时唐剑来神色复杂地瞅了她一眼:“你就强拉硬扯吧,怎么不说寓意着洗心革面呢。”   尚淑淡淡地道:“那以前就是门户洞开。”   “现在就是关门大吉。”   “什么?”三人睽睽然望向鱼一舟。   404寝室损坏了物,还让这公物从四楼坠下,砸坏了另外一个公物。如果T大某学生——周欠也算校方财物的话,那枚夏威夷果和夏李她们简直达成了三连击成就,如此罪行,当然不是乖乖缴纳罚金就可以抹去的。   事发当晚,当事者们——自然不包括那枚夏威夷果在内,被学院的年级主任和团委老师轮流批评教育,批评方说得最多的内容是:“多可怕,你们想想,这么重的东西,又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万一下面正好有人呢?性质比一般的高空坠物还严重!”   夏李倒是一时想不出,究竟在何等情形下天井之底——那个阴暗又蒙尘的一楼大厅真的会有人走动,身旁的鱼一舟却不自觉地半蹲下身子,颤抖着抓紧了夏李的手臂,垂眸躲避老师锐利的目光,仿佛已经联想到了那副血肉模糊的可怖场面,她急促地点头,用尽可能乖巧的肢体语言恳求老师不要再“万一”和“假设”下去了。   不止如此,在随后的日子里,这栋楼的女生们路过404门口,都要谈论几句“实在太可怕了”、“如果……简直不堪设想”之类的话。后来,不知是谁将案发时的场景照片发上了网络,“T大宿舍门”的关键词迅速传遍各种“大学新鲜事”栏目,就连男生们远远地望见夏李她们的宿舍楼,都要遥指彼处,高谈阔论道:“就是那栋楼,准没错!”   “夏禹商汤”也意识到了事件的严肃性,在一个无课的午后,唐剑来首先正色道:“我这几天想了想,觉得苏主任说得没有错,如果门真的从高空掉下来砸到人,后果确实可怕。”   余下三人不约而同地点头,夏李小声道:“不过,这次毕竟偶然事件,总不至于真的再来一次。”   “虽然我们不是故意的,但的确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尚淑说道:“最近校园网上有很多人担心,说学校宿舍存在太多安全隐患了,就连我男朋友都知道了这件事,大老远跑来居然不是为了看望我,只顾着旁敲侧击地打听,还想上楼来看看门,简直把我……”   “尚淑,你跑题啦。”夏李提醒。   “咳,我就是想说,作为当事人,我们不能旁观事态发展,必须有所表态。”   夏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尚淑她们所建议的“表态”指什么,却惊觉六只眼睛齐齐地看向自己,束束目光聚焦之处,无上的期待与信任正在向夏李招手,它们在对她呼唤:“如此意义深重的责任,难道你,能够拒绝吗?”   一日后,夏李写作生涯中最为才思横溢的一篇作品,被冠上了宋体大标题格式的“检讨”二字。唐剑来她们将这份情真意切、文采斐然的道歉信打印了几十份,像给人的脊背贴狗皮膏药一样,贴遍了学校的大小公告栏。   两日后,在学生会外联部干事鱼一舟的活动下,道歉信成功地登上了校园网首页。   三日后,这段表态的文字和那张坠落之门的照片一起,流传在微博平台上。夏李盯着那不断增长的浏览量,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在杂志发表的小说从未收获过这么多读者,即便是那些写在贴吧论坛里的文章,她也绝绝不敢想“阅读量”处会出现这样一个惊人的数字。   若不是检讨里所写的内容并非什么光彩事,夏李简直想把自己取来纵横文学界的笔名也署上去。   夏李紧张地关注着学生会微博的每一次转发,有人称赞她们有诚意,也有人并不买账,还有人认为校方不够重视安全问题。      夏李忽然将屏幕拉至眼前,她看见了那个熟悉的、丑不拉叽的头像——周欠也转发了这封道歉信!配文曰:   “只有我注意到,写这封检讨的作者文笔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