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7:这是一条介绍泡面做法的Tip——如果你有一个电煮锅,可以先加少量的水,将一个番茄掰碎丢进沸水中,等待它被煮成浓稠的番茄汤底后,再将面饼放入锅中(不需要让水没过它),在面饼上倒上调料粉包和蔬菜包,最后淋上适量的番茄沙司,最后盖上锅盖闷至面饼软化,就可以拌匀品尝啦!(宿舍用电要注意安全,如果炊具属于违规电器的话,还是乖乖去食堂吧。)   ——   新门是在“门”事件一个月后被换上的,在那一个月的时间里,夏李她们仍然依靠着伤痕累累的旧门生活,楼管请来了修理工人,给被称为“木头”似乎更加合适的板状物体装上新的轴承,又费力地挪回空荡荡的门框里。   楼管说,一切公共设施的更换都需要等待一个较长的申报过程,让她们先这样“将就”一下。   宿舍“裸奔”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可那扇旧门毕竟被摔得残破,不但把手脱落了,边缘处还不知怎地多了一个大豁,就算她们闭严了门,外人还是可以透过那个豁口,将404寝室内部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夏李曾经端详着那个豁口,以工科思维琢磨它的成因——门是直勾勾地坠下的,又平平地砸在地上,行迹好似中国跳水运动员的落水动作一样齐整无偏斜,一楼地面那条被门的下边砍出的、形状规则的坑就是很好的证明。门击地后立即平躺,而地面上并没有能硌伤门的障碍物,无论如何它的侧边都不该被砍出个大豁来,除非门的这一侧,也猛然撞上过什么东西。   于是夏李遂得出确切结论:“要不,我们去找周欠索赔门吧。”   室友们:“……”   如果说宿舍门上有洞、四个人全都失去隐私是可忍之事,每天中午都有人上楼来,对着这扇网红之门“咔咔”地拍照,就是“孰不可忍”了。   于是某一天,唐剑来叉着腰出现在手机镜头之下,面带微笑地请拍摄者把门拿回去慢慢赏玩,以便从容地构图,完成摄影艺术。   “我们早就觉得它丢人了,如果你们想拿走又嫌重,我们可以派个靠谱的人免费送货。”唐剑来朝正在晾衣服的夏李努努嘴。   “嗯对!不过,要搬也得是我们四个人一起搬。”夏李放下晾衣杆,蹦跳两步也凑到了门缝处。   最终,并没有人肯把那扇受欢迎的门带走,夏李和唐剑来以门为背景的照片倒是蹿上了微博。周欠又转发了这条微博,配文:“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奇葩宿舍的颜值特别高吗?尤其是后面出来的那位小个子女生。”   有女粉丝回复以哭泣脸:“嘤嘤嘤,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的!”   那天,夏李气得几欲嚼碎一颗牙齿。或许是“门”事件已经成了T大里见怪不怪的笑料,并且热度有所褪减,唐剑来倒是对这件事不太在意了,她反而调侃起夏李来:“虽然你欣赏不来周欠的相貌,不过你好像,很符合他本人的审美呢。”   “他一个丑八怪,还学会评头论足别人了?”夏李咬牙切齿。   “别这样讲,你只是暂时……呃,还没能领悟到那种类型的魅力。”尚淑居然也听不下去了,维护起惨遭咒骂的校草来:“审美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嘛,还别说,你们挺般配的。”   “夏李和周欠很般配”的梗,就是自那个时候起,无端地流传起来的,后来,夏李赔了医药费,再后来,新门装好了,周欠也能直立行走了,“门”事件彻底地淡出了万名校友的视野,而这个“般配”的调侃,依然像乌云一般徘徊在夏李头顶的天空,成了她晴朗的世界里挥之不去的碍眼事情。   一学期的时间飞逝,对于计院学子,但凡第一个项目的Deadline定下了,项目季也就紧接着凶恶地扑来,从此,他们要熬夜改代码,要修改和做测试……送走一门课,未及喘息便要阅读另一份生涩难懂的项目要求。   夏李她们的最后一个项目,属于《计算机组成原理》这门课程。选这堂课的女生仅有404宿舍四人,恰能组成一队,同班男生虽然向往与女生合作的机会,看见“夏禹商汤”不但团结默契,并且对自身技术还算自信,全然没有求助刻板印象中“擅长理科思维”的男同学们的打算,也就望而却步了。   选择“打地鼠机”作为设计主题,是夏李的主意。整个设计思路并不复杂,利用实验箱中的显示屏计数,将四个单次脉冲视作四个地鼠洞,玩家按下哪个键,就相当于敲击了按键所对应的孔洞,又用四个LED灯泡显示地鼠当前的位置,如果玩家击打的键和亮的灯对应,便算打中了地鼠。   汇报那天,四个女孩拿着绘好的设计图抢先进了实验室,占下不少芯片和线,邻座的男生来时,只能哀怨地望着自己被抢劫一空的实验箱。“打地鼠机”搭建完成后,夏李破天荒地发了一条小视频朋友圈庆祝,尽管在一般人眼里,那“成果”只是个爬满红绿黄线路的、会闪光和“嘀嘀”的箱子而已。   果然,周欠又评论了。这货如今连字都懒得打,只发了一个“呕吐”表情!   夏李当堂气呼呼地点开周欠随后发的私信。周欠说:“别总发这些,我有密集恐惧症。”   “我去打折他的腿,你们别拦!”夏李怒骂着,敲一字:“滚!”   “但是,你的动态,我又忍不住都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