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K:不要认为学习计算机相关专业的人一定会修电脑哦,其实,电脑故障的处理并不在这些专业的知识范围内,一个代码能力极强的技术大神,也很可能在遇到电脑问题的时候,只会重新启动、摇晃电脑和求神拜佛呢……所以,电脑出了硬件方面的问题,比起四处求人,还是尽快将它送到专业的维修店铺更靠谱!   ——   夏李爸爸宠女儿是出了名的。   夏李不爱上学。六岁进入小学第一天,她爬上了老师的办公桌手舞足蹈,十八岁进入大学的第一天,她因贪睡而误了课。这十几年里,同龄人都是寒窗苦读,她则肆无忌惮地讨厌着上课。   若不是出身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读书的智商上略占些优势,又在良好成长环境的影响下,总算学会了一点为人处世的规矩,如今的夏李恐怕不会是名校高材生,而是个成功的女混混。   夏李没有当过三好学生,却一直是家长会压轴环节的C位人物——“请夏李的家长稍微留一下。”   “老师说你成绩不错,但惹事生非。”饭桌上,爸爸给夏李夹了一块煎蛋,复述老师的话,口气好似在谈论报纸上的一则娱乐新闻:“请我帮忙解决你在学校的问题,我不擅长拒绝,只好先答应。”   “老师怎么回事,总是麻烦别人帮她的忙?”小夏李眉头一皱:“我就比她懂事,从来不给别人添乱。要不,你下次家长会不要去了?”   “是,你不主动添乱,可是家长们告状说,跟你一起鬼混的同学都成绩一落千丈!”妈妈伸筷敲击夏李的碗边。   “不行,”爸爸不乐意了:“爸爸这些年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给女儿开家长会!多骄傲呀!你妈妈跟我抢着去,我都不肯让给她。”   夏李进了重点初中,按理说十二三岁的孩子们进入青春期,会做出早恋、离家出走之类的壮举,夏李却没有丝毫叛逆的倾向。叛逆的根源,是两代人之间的冲突,是尚不成熟的青年人对现状不满而又无可奈何的阵痛,夏李却是天生的乐观派,她生活自立,学业也从不需要父母操心,而父母也从不干涉她的决定,家庭内部自然不存在什么矛盾冲突,反而有一股“一致对外”的凝聚力。   “你们老师说,最近班里有异性同学交往。”   “嗯?”夏李埋头扒饭,倒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她在上班主任的课的时候不慎睡着了,完全不记得老师说了什么。其实,就算她醒着,这种无关自身的话也早就被耳朵自动过滤了。   “你呢,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夏李的爸爸凑过来一张八卦脸。   “开玩笑!初中的男生都幼稚死了。”夏李一撇嘴:“爸爸你曾经说,女生总是比同龄的男生成熟,别说,还真的是这样哎。”   “为什么这么觉得?”妈妈好奇地开口发问。   “他们私下里特别期待谈恋爱,因为交女朋友很有面子,可是上课的时候,老师提到哪怕‘结婚’、‘亲吻’这样正常不过的字眼,他们都要大声起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幼稚鬼。你们说,精神分裂不?是不是一个个的脑子都有坑?”夏李毫不客气地模仿着小男孩们的可笑神态,又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夏李面积不大的家中,最多的是书。小时候的夏李白天在外面鬼混,晚上回到家,便潜心于各类书籍的海洋里,四书五经很早便被她粗略地览过了,莎翁也成了夏李三年级作文里的题材。像夏李这样熟记着太多古今爱情故事、看过众多古希腊名画、甚至读过D.H.劳伦斯和米兰昆德拉的女孩儿们,自然会傲慢地觉得,那些性教育缺失的男孩们的行径言论可笑得过分,而那些人所热衷的早恋,在她们眼中就更是过家家一般的游戏了。   爸爸妈妈便也跟着笑了,一家人笑罢,爸爸又语重心长道:“以后,等你交了男朋友,一定要带他回家,让爸爸高兴一下。”   “爸,又不是你自己交男朋友,有什么可高兴的?”夏李一脸嫌弃。   “到时候,那个男孩肯定要讨好我,说不定还会给我送礼物。你们想想,只需要在家里等着,就能享受被奉承的感觉,有个女儿真好!”   夏李进了高中,虽然不爱上学的死性不改,却也无暇再在街上鬼混了。   某日课后,夏李忍不住向好朋友抱怨:“我不想上那堂生物课,实在太吵了,影响我学习。”   “是老师没有管好纪律吗?”   “不是啦,生物老师人超好的。”夏李摇摇头:“就是讲课的声音太大了,有一点,扰乱我自己的思路。”   “啊?”那女孩早已习惯了夏李的歪理邪说,但仍惊得接不上话。   第二天的生物课,夏李果真消失了。同学们虽然对她逃课的习惯已见怪不怪,仍未免议论了几句,有人插话说,夏李的爸爸特地给老师打过电话,要求允许夏李按她自己的方式学习。自那时起,夏李是“娇纵千金”的传言就飞遍了整所高中。   后来文理分科在即,家长群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而手机屏幕外,夏李爸爸挥手一拍成绩单:“你文科够稳,咱们怕什么!”   “那我就选理吧。”吃着饭的夏李甚至没有抬头。   “你确定?”父母齐齐地望向她。   “坏学生,就不能当祖国的科学技术人才吗?”夏李虽是半开玩笑,带着江湖气的语调里,却怀了几分郑重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