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红心7:如果你的校区在比较偏僻的位置,最好整理一份学校班车和相关公共交通的时刻表,和所在城市的地铁线路图一起存在手机里,它们可以帮助你更加高效地安排日常出行,从而减少空等时间、避免走冤枉路。   ——   夏李在过年期间胖了几斤,原本平坦的肚子上隐约鼓起了汉堡包。   但她丝毫不以之为愧。爸爸妈妈知道她要回来,早早地备下了许多她爱吃的零食,妈妈更是恨不得将一日三餐都料理成盛宴,对于热切的父母们,子女们不嫌弃地接受他们的爱,便足以让他们心情愉悦了,夏李自然不会以“减肥”之类无关紧要的理由扫他们的兴。   某天,夏李脚尖勾着毛拖鞋,抱着一袋锅巴侧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她漫无目的地划动屏幕,一个掀起背心、对镜自拍的男生照片一闪而过。   谁啊,大冬天穿这么清凉给谁看呢?夏李将那条微博拉回屏幕中间,定神一看,果不其然,那个自拍者又是周欠。   照片下,阿谀之辞如潮,什么“想不到这么清瘦斯文的美男子居然有腹肌”啊,什么“比你好看的人比你更努力,这就是自律”啊,看得夏李不由得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颓废,可怀疑归怀疑,那些励志的话还是没能让她放下怀里的锅巴、从沙发上跳下来。   夏李盯着空白的输入框,脑子里却文思尽失,如果周欠的健身房自拍照被出成一道“看图写话”题,她绞尽脑汁也只想得出“搔首弄姿”四字评语。   夏李的评论扎眼地挤在一堆“鸡汤”中:“过年就发点喜庆的,晒这些有什么用。”   奈何周欠的粉丝太多,还有一大批女孩在赶来评论的路上,最后还是周欠用亲自回复,捞起了被淹没到页面底部的夏李:“强身健体很有用呀,可以保护自己和他人。”   夏李“噗嗤”一声笑了,微博上的周欠和私下里的他全然不同,连说话方式也规规正正地、不那么欠了,看来他还挺想在粉丝面前保持宽容、阳光正能量的形象呢。可夏李是谁呀,是天生就能祸害四方的小恶魔!她才不会给“欠人”留面子,既然他非要“端着”,她就有把握让他翻车,让他在广大粉丝面前原形毕露。   “你长得不行,用不着防身。”   夏李仿佛听到了网线那头,自恋狂气得磨牙的声音,但他仍然“善良”地回复:“哈哈好吧,不过除了用来防身,健身还可以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   斜躺在沙发上的夏李丝毫没有被劝服的迹象,她毫不客气地提出一个戳心的问题:“周欠,你上学期体育成绩是多少?”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周欠没有回话。   “我……服了你了。”周欠总算认了输,在微信上私下向夏李投降:“请你删掉体育成绩那句,让她们知道了我差点挂科,多多少少会影响人设。”   就他,还想维护什么“高颜值自律暖心的名校学霸”的人设?还是别给T大丢人了罢!夏李这样想着,心底却莫名地有一些喜悦,她思前想后寻找那喜悦的来源——莫非,是因为他没有把她算在“她们”——那些女粉丝当中,而是以一种比普通校友更加熟络的身份同她协商?   夏李锤击自己的额头,遏制住头盖骨里还欲延伸下去的胡思乱想,开始琢磨如何进一步遏制某人的得意气焰。   “哦,得了及格啊。”她波澜不惊地嘲讽一句,又炫耀似的告诉周欠,她可是拿了优的人。   “我没选上课,被强行安排进瑜伽班了。”周欠辩解自己体育考试失利的缘故——在除了他以外全都是女生的高级瑜伽班里,专业老师的眼中根本容不得他的每一个、全然不标准的动作。   夏李又是一个“哦”字,再次发出魔鬼的质问:“从微博来看,你挺爱锻炼的,肯定能一口气做上百个俯卧撑吧?”   “没有那么多,两位数吧。”   “那就是白锻炼了。我不练肌肉,也能勉强两位数。”夏李对这个她印象中的“白皮肤小身板”男生更加鄙夷了。   “疯子!就不该有有像你这样的女生!”周欠总算气极败坏了:“我承认,就是单纯地为了好看而锻炼,行不行?我也觉得有腹肌很帅,正常女孩都喜欢我这样的。”   “宝贝开饭了!快来帮忙拿筷子。”爸爸的召唤让夏李急忙放下手机。   端菜的时候,拉开椅子坐下的时候,和拿起筷子夹起第一根青菜的时候,夏李仍然在想着周欠的话——看来在他眼中,她作为女孩简直不正常得过分啊。不过,不正常就不正常吧,她夏李从小疯疯癫癫到大,才不会在乎呢。   反正,他有那么多“正常”女孩儿吹捧追求,长得再丑、人再欠也不愁没人要,更不需要她替他操闲心了。而她,也要去寻找符合她自己审美的、属于校长那一款的年轻男孩子谈恋爱了。   爸爸在饭桌上的第一句话和夏李所预料的一样:“这学期交到男朋友了吗?”   “还没有。”   “爸爸知道你眼光高,但是也不能高到非要找个某国王子吧?”   “爸爸,我倒也没有那么挑剔啦。”夏李放下筷子,郑重其事地对家人声明:“只是,想选择一个符合自己恋爱期望的交往对象,尤其是在外貌方面。”   “但凡不符合我审美的男生,不作考虑。”夏李斩钉截铁地宣告:“做朋友当然没问题,交往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