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9:提醒新晋宿舍养生党们,泡脚、枸杞热汤和燕窝人参,都不如早睡、规律饮食和开窗通风见效快哦~保健要先从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做起!(如果把泡枸杞和敷面膜,视作对吃垃圾食品和熬夜的补救,咦?这样想似乎也很有道理呢。)   ——   进入大二下学期,所有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可见而微妙的变化。   如果说,学好大一的课程,是敲定九重高台下的地基,那么掌握了高数、物理学等知识后,再学大二的课程就是对专业领域的最初探索。同一个学院内,虽然每个人仍旧以差不多的节奏学习和生活着,彼此间却已经隐隐地发生了分化——他们开始判断自身的能力与期许,不断询问自己究竟是否深爱这个专业,是否对它心怀梦想,是愿意作为研究者将它学得精深,还是期待作为一名工程师、掌握尽可能丰富实用的技术,抑或,只是追求能够顺利地毕业,之后再重新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方向?   这些思考和迷茫在唐剑来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她曾对室友们倾诉,父母都希望她专心学习、争取保研,将来谋求高远的职业发展,而她自身却对更为深入的钻研并无太大兴趣,也并不感兴趣研究生的生活,只希望早日走上工作岗位,获取一份收入,足够让她在喜欢的城市过上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就好。   进入大二下学期的唐剑来退出了团学委,在一位学长的引荐下加入了学院一位导师的实验室,参与到某项校企合作的开发项目当中。大多数白天的课余时间,她都在实验室里,虽然免不了要做录入数据库、抄写等细碎工作,却也学到了很多实际应用方面的技术。   夏李也退出了学院的组织,将自己的职位让给低一级的新鲜血液们。新的学期里,她打算将一小部分时间和精力,分配给已经被荒废了一年多的读书写作。   去年大家看过夏李为学院活动所写的策划案后,才得知这个疯癫张狂的女生竟有极好的语言功底,后来,室友们了解到夏李是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的女孩,中学时代还曾获得过几个小小的文学奖项。   她们惊讶地向夏李求证,夏李坦然解释:“高三那年坚持选了理科,忽然觉得学习变吃力了,只好从那时候开始封笔不写。”   她本以为考入了向往已久的学校和专业,生活总该轻松些了,可是谁知大学里,仍有高数和物理的大山们压迫着她原本就稍显薄弱的理科神经。即便已经投入了许多个人时间,夏李依然觉得自己安排不好铺天盖地涌来的事情。   于是写作这一业余爱好被一搁,再搁。夏李惭愧承认,自己这一年多都没有写出过像样的文字,也就越来越觉得,没有将自己这一特长告诉新朋友们的必要了。   夏李不提写作,其实有另外的缘故。   她知道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在许多人的脑海里,“写作”往往等同于舞文弄墨、多愁伤感的文艺女青年形象,她并不排斥否定那些追求文艺的人,却实实在在不希望刚刚认识的朋友们将她视作这样的对象。她只想用行动让身边的人信任和认可她,希望他们知道她很有力气,并且做事可靠、豪爽仗义。她也希望人们相信,虽然她不够聪明,但她完全可以将艰涩难懂的东西学得很好,一定会像她所梦想的那样,成为未来中国的科学技术人才。   但许多事情是藏不住的,能力一旦暴露,便会招来责任和机遇。那场关于宿舍门的灾难从天而降后,写检讨的任务便落在了夏李的身上,而那份“检讨”,最终竟成了打破夏李逃避之门的砖。   周欠夸赞404宿舍颜值高后,又连转微博,赞写“检讨”者文笔好,不免引来了许多注目和猜想,有耿直的粉丝发表言论道:“不用猜了,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欠的心仪对象就在那个疯子宿舍。”   除了周欠,还有另一人转评:“想要看看这位写作者的其他作品。”   夏李进入那个账号的主页,才发现博主正是周欠的兄弟周欢。周欢的微博比周欠的清爽多了,大多数博文是展示自己的手绘作品,偶尔会发几张品美食、看展览或旅行时拍下的文艺美图,比起周欠的主页里满屏辣眼睛的自拍,实在是和谐太多了。   夏李不由得露出了县干部们视察农田时所面带的那种微笑,她赞许地点点头,顺手给周欢点了一个“关注”。   周欠好似敏锐又矫情的宠物猫,察觉得快,不乐意得也快:“你只关注了他,有失公平吧?”   “我乐意看谁的微博,你也要管?”夏李不悦。   点个“关注”确实是小事一桩,但她一点也不想总是在首页看见周欠那张欠脸,反之,如果每天打开手机微博,入目的是一幅幅清新自然的手绘,一天的心情都会大不相同。   然而耐不住某人的死缠烂打,夏李还是勉强地成为了某网红“客户端”意义上的粉丝。从高高在上看不惯他的人,就这么变成了那个六位数中的一个卑微存在,夏李总归有些不甘心,她宽慰自己那只是数字而已,没准还是他刷来的呢。   原来雅俗共赏,也并非不可——夏李渐渐地,竟适应了每天早晨,由手机送至她枕边的辣眼睛自拍和艺术作品混合而成的套餐,甚至后来,哪怕某天清晨套餐里缺了一样,她都会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忍不住要去询问那对网红兄弟,是不是其中一个把另一个给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