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黑桃3:尽量选择底部有横向拉链并且自带框架的蚊帐,它们虽然安装起来比普通纱帐复杂一些,但可以有效预防手机掉下去的惨案。   ——   由于唐剑来下午还有实验课,四个女孩去了离学校最近的那家商场。   最先看中了衣服的是唐剑来,在室友们出乎意料的目光下,她走进一家风格甜美的服装店,径直在一件洋装裙前驻了足:“你们看,这个小裙子倒是很漂亮呢。”   如今的唐剑来不再是刚入学时留短发、戴黑框眼镜的模样了,整个人看上去温柔可亲得过分,以至于初见她的人知晓了芳名,都会暗自思量究竟是何样的父母,想不开地要给如此秀气的女儿取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   唐剑来人变漂亮了,审美也就不再同于从前,她渐渐地倾心于清纯活泼的装扮。余下三个人跟着她走进店内,便看见了那条重工刺绣的精巧裙装,鱼一舟怂恿唐剑来上身试试看,夏李和尚淑一前一后,都走进旁边一家风格成熟的品牌店内。   尚淑没有停步等待夏李,而是从衣架上取了一件黑色修身的连衣裙,步伐轻快地走进试衣间。   “好看吗?”尚淑步出来时微笑着,征求夏李的意见。   “漂亮,是我喜欢的风格。”夏李笑望着掀起裙摆原地转圈的尚淑,诚实地作出评价,忽又莫名觉得,这身衣服虽然像是为尚淑量身定做的一般,却总归带着些违和感,而这违和感并非来自尚淑其人或者衣服其物,而是来自夏李自己的印象。   尚淑,这个身形纤瘦得令许多女生羡慕、肤色微深的漂亮女孩,似乎从未穿过这样的衣裙——一字肩,不规则短裙摆,又剪裁得恰到好处,恰能显出穿着者姣好的身形曲线。   尚淑和发怔的夏李对上了双目,眼中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她站定不动了,眼眶有些微红,嘴角却是笑着的:“夏李,我一直想件买这样的衣服。”   “夏李,其实我也一直,特别羡慕你。”   夏李隐隐听出了特别的意味,却不知该如何回复……她真的值得羡慕吗?宠溺女儿的父母、无拘无束的自由、疯癫张狂的活力还有无所畏惧的磊落……这些不过是她以为人皆可得的东西。   夏李嘴唇微动,却唯有笑着催促一句:“喜欢就快买啦,再等,你会犹豫。”   夏李记得那天试衣间外,尚淑还说了两句话,一句是说她想买很多衣服,另一句是,她还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   四个人汇合后,尚淑忽然向所有人宣布,她已经恢复单身了,用得是一种轻松释然得复杂的口气。   “现在我可不欠你们了。毕竟重新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嘛,脱单者请吃饭的约定还算数吧?”   “算!”鱼一舟怔了怔,果断地应声。   “欢迎归团。”夏李也连忙笑道,她看得出,谁都不想把气氛变得感伤。   对于分手经过,尚淑复述得简之又简:“我没能留住他。”   尚淑出身在小地方的大户人家,虽然家境富裕,初来大城市毕竟心怀惶恐,在这繁华的异乡,她依赖着那个与她青梅竹马的男孩,她想和他一起筑起一座人流中的岛,在匆匆忙忙的世界里仍以曾经的节奏生活。   男孩和尚淑的父母一样,是思想极其保守的人。从小到大,尚淑被双亲培养着学习唱歌、拉琴和跳舞,不被允许穿暴露肩膀的衣服,也不能说不合规矩的话,还不能碰高热量的食物……她曾以为,那些不过是理所当然,但当她真的离开了那个几乎被尚家影响力所覆盖的地方,才发现原来外面的人可以这般自由放纵,竟有如此丰富的思想弥散在开放的空气中。   和她一样的人,似乎只剩他了,而他的占有欲太理直气壮。   她要留住他。他与她的亲密接触至多牵手而已,看电影时,他会在荧屏情侣接吻时捂她的双眼,路过售比基尼泳装的运动品牌,他会皱着眉头拉着她快步走过,他甚至会望着那些穿紧身衣裤的女孩们,低声地问她:“为什么会有人这样穿呢?”   或许,他的世界里,没有自然美好的爱情与性,只要确保能将一个纯洁得什么也不懂的女孩儿娶回家族中,他便算是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   可尚淑依然想留住这样的他。他不喜欢她参与有其他男生的集体活动,她便不去,他不能忍受女友的身体被其他人观看,她便拒绝掉室友们一起游泳的邀约,她分明已经够瘦了,他仍然要以对那些身材正常健康的人进行苛刻评价的方式,刺激着她原本就敏感的神经!   也许连尚淑自己也不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有一堆灰烬,因为这城市至纯的开放的空气而复燃了……她隐隐地向往着另外一种生活——有各式各样的漂亮衣服、随性所欲地社交、无所顾忌地发表各种荒诞不经的观点。她也很害怕被这里孤立,于是刻意地假装一副对事淡然、无所谓的态度,刻意地去搜寻有关女权、性少数群体的信息,刻意地谈论时尚和潮流,并非因爱慕虚荣,而是害怕被当成一座腐朽无趣的坟。   尚淑是开放与保守的矛盾体,在融入开放世界和筑一座保守的二人岛屿之间徘徊,这条矛盾的夹缝在某日轰然坍塌了……他与她决裂,只为她去参加班级活动时,打扮得比平常漂亮了点。   他的撤离,断了她的退路,也逼她走向自由——她想疯狂地补偿自己,去尝试打扮、社交和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