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 J:心宽能增寿,德厚可延年。(咦,这张的画风好像不太对呢~)   ——   “你们知道吗?我们学校每年春天都会举办钓鱼大赛呢。”   “夏李,你又想去参加什么奇奇怪怪的活动?”鱼一舟收拾着周末要带回家的东西,没有抬头。   “哪里奇怪了。”夏李在片刻之间就做好了决定:“修身养性,陶冶情操。重点是渔具不需要自备,钓到的鱼都可以带走,就在我们宿舍旁边的湖里比赛。”   然而,三个室友依然对这项老年运动兴趣寥寥,齐声用“你一定会获得成功”的热烈祝福,欢送夏李独自去了学校湖畔。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生活情趣也没有呢。”夏李意识到自己在嘟囔什么,连忙收住了口,生怕自己下一句会说出“像我们那时候”、“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的迂腐话来。   活动由户外运动社团主办,负责人热情满满,夏李在他们的指导下挂饵抛杆,疑心为何受到这等照顾,又好笑地发觉,刚才帮她摆好架势的同学已经蹲在某处,从各个角度拍起照片来。   察觉夏李的目光,那人不好意思地挠头:“这个活动明天是要上校报的,我们找了很久,总共只有四个人肯来,不赶紧拍点像样的照片不好交代。”   “总之,太感谢同学你的支持了!请问可以给个联系方式吗?”夏李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把微信二维码递到了她面前:“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想,以后再办这种活动需要人气的时候,可以联系你。”   难不成,在场的五名选手中,只有她是在哪个犄里旯旮看到了告示、积极主动地自愿来参加的?   夏李稍稍有些受挫,转念一想,既来之则安之,偶尔静静心也不是坏事——任凭风雨起,安坐钓鱼台嘛。   还真被她想中了——过了十来分钟,果真起了细小风雨,幸好有人给她递来一把伞。夏李起初还兴致极高地盯着湖面,看得脖子都酸痛了,浮标依然毫无动静,她便想找旁边的人闲聊,那人却虽是被拉来充场子的,胜负欲却极强,生怕人声惊了鱼儿,连对她比划“嘘”的手势。   夏李自讨没趣,电影书籍里那种悠坐水边、闲谈人生理想的高雅场景,果真都是骗人的!   这种需要耐心的活动,并不适合她这种跳脱的人——夏李得出结论后,便安然地掏出手机解锁,一下子,仿佛有无穷多条未读消息,弹出到“与世隔绝”二十多分钟的夏李面前,夏李点开一看,这些消息都是差不多的内容。   发送者是周欠,他以祈使句写道:“快去看电视!”   “快!两点钟就要开播了!”后面紧跟着卫视名和频道序号。   “夏李,不要装作没看见!”   在这百无聊赖的天鹅湖边,夏李简直觉得尘世间的一切都十分有趣,看见周欠这堆毫无逻辑的话,她竟然数起里面的感叹号个数来,嗯……总共有十六个之多。   数罢了,她才开始有一点点担心周欠,因为新闻上说,如果你收到一些混乱癫狂的话,发送者很可能身处危险当中、在向亲近的人求救,周欠的症状表现完全符合。   但那也只是蝇腿那么大的担心罢了,还不至于让夏李中途弃赛去报个警什么的。夏李试探地回道:“我怎么会有电视。你是疯了傻了还是被绑架了?”   “你才傻了!”周欠的回复,让夏李彻底不再操心了,毕竟这种口气不像是一个被绑架的人所应有的。   周欠竟然拨通了她的手机,她刚刚接起电话侧耳去听,那边当头传来一句:“没有电视,你就不能用电脑看一下直播吗?”   “我在外面。”夏李压低了声音,敷衍着那个纠缠不已的家伙。   “用手机也可以看。”   “我不,我要钓鱼。”夏李毫不心软地拒绝了他。   “什么,钓鱼?”周欠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良久忽然哈哈大笑:“噢我明白了,你又缺钱了对不对?这次充场的工资有多少?”   “滚!”夏李恼羞成怒:“我是自愿参加的,我就是爱修身养性的老年运动,不可以吗?”   “呃,可以……那你先忙吧。”周欠的声音竟然莫名地有些……委屈?   夏李回到宿舍,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那个地方台的网站,静心地坐下来,开始看节目复播,看着看着,周欠的脸就出来了……夏李这才想起为何这个节目莫名地眼熟了——她和室友们为了赚钱参加过它的海选,只不过运气没有周欠那么好,又生性淡泊不图成名,在那个环节就被淘汰掉了而已。   周欠坐在选手席里,并不像许多初次参加选秀节目的青年人一般生涩,甚至还有意地寻找摄像头的方位,时而微笑时而比手势,真是没少给自己加戏。   夏李忍住了拖进度条的冲动,看完了冗长的节目进程,一直看到了最后的晋级赛环节,周欠总算以一位之差被淘汰掉了,夏李竟然长松一口气,“啪”地关掉了窗口。   夏李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还是得说点什么,让周欠感激自己的用心——若出力却不得人情,她岂不是白看了?于是夏李虚伪地发表观后感:“不要难过,你已经唱得很棒了。”   许是觉得诚意还不够,夏李又添一句:“我和你差不多,今天也痛失名次,得了第四。”   只差告诉他钓鱼大赛中途,五个选手中有一位临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