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J:在南方城市读书时,雨天总是会遇上地面积水的时候,而且,拖鞋选手永远比雨鞋选手多。   ——   周欠约夏李一起吃晚餐,理由是“比赛辛苦”。   夏李倒是不觉得自己有多辛苦,但她毕竟烦腻了这一周天天去吃的食堂。T大有公认好吃的四所食堂,因而在上海有“食堂附属大学”之美誉,然而,再良心的学校厨师也不能彻底消除年轻人们觅食的欲望。   从前,404寝室每周都要出去吃喝玩乐一趟,然而在这个学期,聚在一起吃饭对四个女孩而言变得奢侈,唐剑来时常在实验室待到晚上,失恋的尚淑依旧让自己忙碌于社团事务,只不过在室友们的劝慰下,不再通宵透支身体了。   鱼一舟作为部长,无课的时候常常要往学生会那边跑,外联部是学生会对外的组织,成员需要与校外商家进行接洽,协助他们在校内开展路演等商业活动。甚至,连发布兼职信息、寻找在校学生给活动充场子,都属于这个部门的工作范围。   夏李心满意足地翻开菜单,明明已经期待得眼珠打转,嘴里却还要念叨着虚伪的大道理:“一时的失败不要紧,我们犒劳一下自己,再接再厉!”   她会再接再厉去钓鱼,才怪呢。   周欠似乎觉得她这个样子很好笑,嘴角稍稍勾起,他望着她手里的菜单道:“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失败,你非要这么说,我都不知道怎么把交谈进行下去了。”   “你还真是乐观。”   “我这是有自知之明。”周欠用指尖轻敲筷架:“我本来就不会唱歌,能进正式比赛完全是因为相貌,当然不会指望凭唱功获得名次。”   夏李拎瓶倒啤酒的手滞在了半空中,等等,你认为这叫自知之明?   “今天的节目录得很成功,每个镜头都帅。我个人非常满意,所以邀请你来一起庆祝。”周欠举起酒杯对她眨眨眼,仿佛在告诉她自己就是来庆祝上电视的,要她不许再说诸如“失败是成功之母”的丧气话。   夏李暗想,若是被他知道了,她非但完全没觉得节目里的他帅,甚至还产生过多次让视频快进的念头,坐在这桌前的受邀者就不是她了吧?   夏李忽然觉得,虽然为了“长得帅”而欢呼是周欠干得出来的事,但总归哪儿有些怪怪的……庆祝对他而言这么“有意义”的事,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手好酸,快跟我干杯!”周欠的嚷嚷打断了夏李的思路:“你在东张西望什么呢?”   夏李举杯和他轻碰了一下,却在心里作出负面评价: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弱不经风,相貌平平——这种男生,谁娶回家谁赔本。   “周欢呢?”   “他还在画画。”周欠似乎不太满意夏李的反应,又补上一句:“我们是双胞胎,而非连体人。你为什么觉得,我们必须要一起出现?”   “……”   夏李盯着周欠那张脸,愈发地觉得这人脑子不太好使。是他说要庆祝,却连自己亲弟弟都不叫上,还要责怪她问他,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人?   “算了,快点看菜单,我饿了。”   不知是出了幻觉还是怎么的,夏李觉得周欠的口气里有些失落,倒不是对她这个人的思想觉悟失望了的那种失落,而是,分明委屈巴巴又期待着什么。   “真是不便宜呢,应该很好吃吧。”夏李翻看着书页,淡淡地道。   “你在开玩笑。”周欠好笑地看着她,仿佛在望着一个故意装穷的富豪:“光是靠四处薅羊毛得来的收入,你都不会缺钱。”   “就那一次好吗!”夏李听到周欠又拿她参加海选说事,忍无可忍地反驳。   “你还去参加过电竞高校赛,是唯一的女选手,不过技术嘛……”   “我自己喜欢打游戏才去的。”   “好,不说游戏类了。”周欠竟然对夏李的事迹颇为了解:“区政府举办的象棋比赛,你作为现场唯一的年轻人,还登上报纸了。”   “我爱好丰富,不行吗?”   “好,那么针对研究生的招聘宣讲会,你总该是去凑人数的吧?”   “我……我提前了解就业形势!”夏李把菜单摔在周欠面前:“快点,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走出餐厅,夏李仍觉得耳朵在自行“嗡嗡”作响,她简直认为就在刚才,自己在一家环境非常优雅的餐厅,吃完了平生感觉最吵、心情最狂躁的一顿饭。   “我转账给你。”夏李发现雨还在下着,索性在门口站定,掏出了手机。   “我请你。”周欠虚做了一个将她抬起的手臂按下去的手势:“其实……”   “其实什么?”夏李预感到周欠要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不由得逃避地抬步,先迈进密密细雨当中。   一把极大的伞荫蔽在夏李头顶,周欠果然还是跟了上来,在伞下云淡风轻地说出了后半句话——   “其实,我很想感谢你对我的关注和支持,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不对!她什么时候支持过他了?是加入过他的粉丝后援会,还是在台下为他鼓掌呐喊过?她才不会像那些审美奇特的小女生们一样做那些事呢。   而且,到底是谁在关注谁?盯着她的每一条动态、甚至知道她参加过象棋比赛的人,是如何做到理直气壮,强行把她归纳为“粉丝”的?   周欠望向突然停步的夏李,后者从牙缝中挤出三字:“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