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卡牌之方块J:网络上有各式各样的宿舍改装攻略,它们看上去既省钱又很酷,不过,你们有没有思考过它们可以维持多久呢?如果不想在酷炫了没多久之后就面临墙纸脱落、泡沫地板因无法清洁而脏兮兮、组装柜子坍塌等狼藉残局,就三思而行吧。   ——   时光悠悠进入五月,所有人学业和生活也步入一种分明将要忙碌起来,却又无事可以提前处理的状态,无论是考试范围、项目要求还是放假安排,都好似在蓄着一股劲,等着到了最后一个月再汹涌而至,让心浮气躁的学生们站不稳脚跟。   去看那部科幻片,其实并非夏李的愿望。那是一部只能达到一般水准的片子,主演中并无夏李熟悉的面孔,情节也不甚严密。   电影票是夏李学期末在微博上抽奖中的,当时404寝室还躁动了一小阵,玩微博最久的鱼一舟长叹命运不公——她参与过许多次转发抽奖,却始终颗粒无收,而夏李初次参与便中了一份零食大礼包,后来虽也没有中过什么大奖,小额红包、零食文具倒是三番五次地向她砸去。   “偏财运。”唐剑来肯定无疑:“我妈说,这种运势也是人命格的一部分,强求不得。”   “人乐观了,坏运气也会变好。”夏李笑道。   夏李本想把两张电影票赠给尚淑,毕竟恋爱的男女很容易在约会时用掉它们,可待到夏李想起来这件事,尚淑已经和男朋友分手了,并且忙碌得让室友们时常见不着她人。   电影,最后是夏李和唐剑来一起去看的。两个都恰巧下午没课的女孩坐在甜品店里,察觉到周遭的氛围有些奇怪,两人四目相对,夏李开口道:“这些情侣,都不用工作学习的吗?”   唐剑来看到自己正对面的海报——新品“棉花糖恋人”,忽然反应过来:“今天是五月二十日。”   “你看,店里只有我们是两个单身狗诶!这个情人节过得。”   “充其量是个汉语拼音情人节罢了,情侣们喜欢过节,所以生拉硬扯。”夏李不以为以意,喝一杯奶茶的功夫,她已经快要把一根吸管咬得扁了。   吃饱喝足的两个人走出商场时,天色已经暗沉了,这家带电影院的商场其实离学校不远,她们是骑共享单车来的。共享出行方式的便捷在于它们的灵活性,夏李轻拍着自己吃撑了的胃,提议道:“今天是礼拜五,反正太早回去,寝室里也只有我们两个人,不如……”   “不如我们走回去,顺便消消食。”唐剑来立即会意。   她们并肩走了不到一百米,与六七对互动亲密的情侣擦肩而过。   两人在一个小公园门口停步,公园看上去很有年代感了,两块距离不大的竖牌上写着“XX人民公园”的字迹。夏李又道:“现在还早,回去寝室里也只要我们,要不……”   “我们进去看看吧!”两个女生越来越默契了。   夏李她们本打算从公园穿过去,只要朝同一个方向走总归能回到学校,而边走边观赏公园风景,也总归比走在大马路上和情侣们对视多了几分兴味。   怀着这样的共同理想,夏李和唐剑来走得双腿发酸,也没有看见公园的另一个门,四下倒是愈发漆黑了,别说公园景致了,行人连看清脚下的路都费力。   唐剑来不免心生质疑:“从咱们学校走到电影院,好像也没有这么远吧?”   夏李虽然疑惑,却依然乐观:“我们应该是从偏门进来的,这么大一个公园,怎么说都该有一个显眼的大门才是。”   “那我们再走走。”   过了不知多久,天色月亮升到了正当中,两个人都走不动了,像两条咸鱼一样并排瘫在一块岩石上对月发呆。   “夏李啊,你说我们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呢?”   “糖啊,不要胡说,“夏李的声音也有气无力:”我就算了。你这学期还要考马哲呢。小心来自唯物主义的打击报复!”   于是两个人胡思乱想起来,想象着她们已经被困入一个异度空间内,对于外面的亲人朋友而言,她们就是像MH370上的乘客们一样凭空失踪了,又想象着她们最终找到了出口,却发现外面已经是2048年的场景。   想着想着,唐剑来不由得发出了哭腔:“我们可怎么办啊。”   之前口口声声地说着“时间还早”的夏李,总算意识到已经不早了,站起身拍拍裤腿:“再走走。”   功夫不负有心人,门最终还是被她俩找到了,但无常的世道,无情地给予两个过度疲劳的人以失望——那扇门被铁链紧锁着。   “有人吗?”夏李将手臂粗的链子又拍又晃,弄得整扇老旧的门叮哐作响:“帮我们开一下门啊!”   “等等,”唐剑来拦住夏李,目光隔着铁栏杆伸向远方:“你有没有觉得,这地方很眼熟?”   “咦,”夏李经提醒也发觉了端倪:“那边,亮灯的那个,不会是电影院吧?”   “好像是。”   这下,两个人都愕然意识到,她们是绕着公园走了整整一圈,又回到了进来的那个门前,然而那放她们进来的门,现在已经被锁上了。   “什么破公园,修这么大还只留一个门!”夏李忍不住骂起来。   “还是怪我们自己吧,就不该作死。”   在她们眼睁睁的注视下,发生了一件加重悲怆氛围的事情——就连电影院最后的灯光,也毫不容情地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