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明晔走进屋里,涌入大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味道……也太难闻了。   像是角落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在经历了千百年后慢慢腐化枯朽后散发出的……一言难尽的气味。   “祝今朝,你这有什么东西烂了吗?”明晔第一次进青铜组的工作室,不太习惯闻这个味道。   刚把盒子好好地放在一张桌子上的祝今朝面不改色,一边打开锦盒,一边随便哼了声,招呼他进门时把门给带上。   明晔进门时先看了一下工作室的布局。   他原本以为在文物修复的这样一个专业工作室里,应该会在各个角落都堆满了文物,进屋后却发现,整个工作室,除了现在祝今朝手里从盒中捧出来的他从家里带来的那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   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而整个房间的空间,几乎是被一些大桌子、科研仪器所占据。   “你们最近的工作都那么空闲吗,临近过年都不用做修复?”明晔在一张板凳上坐下,随即又吐槽了一句,“还有,这凳子也太矮了,这是给幼儿园的小朋友坐的吗?”   本来还在仔细打量手里那个小瓷器的祝今朝,闻言,抬头看了一下他。   平日里那张小板凳,她还有她的几个组员坐着都觉得差不多刚刚好,但轮到明晔……确实有些,太过矮小了,那一双长腿简直无处安放。她偏偏头,示意他坐到另一边的一张皮沙发上,不过却被他拒绝了。   祝今朝长叹一口气,只觉得这人是闲得发慌,欠的。   ……   明家送来的这个瓷器是一件黑瓷碗盏。   说起黑瓷,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宋代斗茶风俗的盛行,而黑釉茶盏就因为适宜斗茶而风靡一时。祝今朝原本以为按照明老爷子家中的摆设来看,他应该会收藏较多的青花瓷,没想到让人送来的却是一件鹧鸪斑天目盏。   “鹧鸪斑”说的是一种花纹,黑瓷的釉面往往布满了由氧化铁结晶而形成的斑纹,一般有“曜变”、“鹧鸪斑”、“兔毫”、“玳瑁”等之类区分;而“天目”则是指天目釉,也就是黑釉,说的是种类。   因为是瓷器,祝今朝手上没有戴手套。她在灯下左右翻看一番,这件茶盏胎体厚重、坚致,釉色漆黑光亮,且釉面上布满了数十个大小不均的白色小点,再往外底看,上头未刻划“进盏”或是“供御”的款记,看来并不是进贡的御品。   不过,撇开盏底的小破口,这个茶盏便几乎就是完美的,比御品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除开“曜变天目”这种绝世珍品,“鹧鸪斑”的烧成要比“兔毫”难,因此在市面上流通的黑瓷,“鹧鸪斑”比“兔毫”更名贵。像她手里的这件黑瓷,基本就是有价无市。   “话说祝今朝,你不是青铜组和书画组的吗?还是组长,怎么还帮我们家修这什么东西了?”虽然明晔不知道她手里的是个什么鬼东西,但看样子肯定就不是青铜器,更不是书画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青铜组和书画组的?”祝今朝还在看着手中的东西,却成功地被明晔的话吸引了注意。   她似乎没有和人说过她的职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