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在等待奶茶前来的这段时间里,宋嘉予看着手机,垂头时不时咧唇露出几个笑,心情明显的上升了好几个度。 宋嘉祺在一旁无意间瞧见,笑面嘻嘻地过来迎合他:“笑什么呢哥?” 宋嘉予随即抿了唇,目光温凉:“台词背了没?” 宋嘉祺不以为意的轻哼一声:“笑话,这演员的基本素养……早就滚瓜烂熟了好吗!” 闻言,宋嘉予睨了他一眼,对于今早他冲梁青柠谈笑风生的事情仍有介怀,还是不太想理他,便没再应声。 宋嘉祺哪里知道自己堂哥什么心思,纯真的笑了笑,还想再跟他聊两句,梁青柠就刚好提着袋奶茶,大步小步的跑了过来,过肩的长发在风中飘飘扬扬的,带起一阵发香。 “嘉予哥,奶茶到了。”她伸手抓了一杯出来,夹着吸管一起递给他,“给你,铁观音奶茶无糖。” 宋嘉祺眼巴巴看着奶茶被宋嘉予接过,却没自己的份,甚觉得不公,委屈兮兮地耷拉着眉眼,冲着梁青柠卖可怜:“青柠学姐……有我的么?” 梁青柠一愣,这才意识到忘了这位小学弟…… “emmm……因为四杯起送,我没想过你也要喝,所以只叫了四杯。” 听言,宋嘉予原本的好心情忽然就落寞了下来。 所以刚刚来问自己,只是为了凑数? 梁青柠踌躇一阵,干脆将袋里另一杯奶茶一并抓出来递过去:“你喝我的吧,我就不喝了。” 宋嘉祺:“那怎么好意思。” 梁青柠往他怀里递了递:“没事的,我晚会儿再叫就好了。” 宋嘉祺面色赧然的挠了挠头发:“要你特地让给我喝,怪不好意思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怀里忽然一沉,一杯奶茶就这么扔了进来,温温热热的格外暖和。 宋嘉予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他:“喝着,别叨叨。” 宋嘉祺:“……” 见此,梁青柠懵了下,又是动作快了脑子一步的将自己手里的奶茶往宋嘉予手里一送:“那嘉予哥,你喝我这杯吧,也是无糖。” 话落,她弯唇微微一笑,也没给宋嘉予拒绝的机会,转身朝小游那边去了。 深冬的天,明明寒彻心骨。 宋嘉予却在那一刻,如沐春风。 宋嘉祺立在身侧,看着来来回回的两人,内心一阵懵逼,捏了捏手里那杯奶茶,笑容满面的看向宋嘉予:“哥,我想喝你手上那杯,咱俩换换呗?” 宋嘉予不紧不慢一个眼神过来,似笑非笑:“滚。” 宋嘉祺:“……” —— 比起上午,下午的拍摄更为顺利些。大家的状态都算不错,基本是一条两条便过了。 第一天拍摄,没有夜戏,天又实在过冷,导演便在傍晚六点多钟让大伙儿收工了。 南川消失了有一阵子。 反正自打上次听她说过陆医生后,梁青柠就再没接到过她的来电,甚至连微信消息都毫无动静。 大概是追医生,太忙了。 晚饭后冲了澡,梁青柠正想着打个电话关心一下,那小妮子倒是颇有感应的,先来了个电话。 梁青柠看了眼屏幕上的联系人,忍俊不禁。 念人人到。 指尖一滑,电话接通,梁青柠:“追击战进行的如何?” “嘿?你还记着我的追击战呢?”南川啃着苹果,说话含含糊糊的,轻松悠扬的语调听上去倒是心情极佳。 梁青柠闻言,讶然:“怎么?你不追了?” “追呀,怎么不追?”说着,她原本还悠悠然的语气,一下耷拉了下来,呢呢喃喃的透着几分失落,“这不首战失利,来找你寻求安慰了么?” 梁青柠忍不住笑出声:“吃瘪了?” 南川喟然一声叹:“这陆医生啊,有些难搞。我算是知道他怎么这么多年都单着了。” 梁青柠:“嗯?” 南川:“古板,迂腐。” 梁青柠:“……” 南川:“那我也喜欢,你等着吧,等着喝我们喜酒的那一天:)泡不到陆医生,我这南川两字就倒着念!” 梁青柠:“wait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