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do angthing for you,只要你说,我就敢。      *      事实证明,季炀喊季玥过来就真的只是为了使唤她的。      房子特别大,季玥光是扫地和拖地就花了两个小时。      这就导致了季玥晚上虽然吃的特别饱,但是十点都没到,她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声音大的连路过的季炀都能听见。      季炀手中拿着踩扁的纸箱,正要丢到客厅,听到季玥的肚子叫一点也不意外:“说了宵夜吃火锅我肯定会带你去吃的,肚子叫的这么大声来提醒我,这么怕我赖账吗?”      季玥脸色嘭的一下红了,被气的:“我哪儿有?!”      “这有。”季炀伸出一根手指,面无表情的戳戳她的胃。      季玥捂着肚子跑开,气成了一个河豚。      刚好看见叶非白抱着一张小桌子下楼,季玥指着季炀对叶非白委屈道:“非白哥,他又欺负我!”      季炀掏掏耳朵,啧了一声:“到底谁是你哥啊?”      “谁温柔谁就是我哥。”季玥朝着她亲哥吐吐舌头,转过头一脸幸福的享受被叶非白摸头,并且唉了一声,“非白哥,你为什么不是我亲哥啊。”      “因为他叫叶非白,不叫季炀。”季炀把箱子往地上一丢,偏过头继续使唤季玥,“赶紧把房间扫完,差不多我们就去吃宵夜了。”      迫于肚子咕咕叫,季玥捡起地上的扫帚就去房间了。      屋子早就装修好了,家具也买整齐了,主要就是一些电子设备还没有拆装,以及家里长时间没人住的灰尘。      季玥严重怀疑季炀喊她过来这里,就是奴役她的。      好不容易打扫完整个房子,已经是十一点过了,季玥早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跟在她哥身后走,一路慢悠悠的就像是没骨头一样,累的不行。      见她走两步就要停一下的磨叽样,季炀站定在季玥面前,微微弯了腰:“赶紧上来,按你这个速度,走到天亮我们还到不了火锅店。”      这会儿才下电梯就这么要死不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做了什么事呢这么累。      面前宽阔的肩膀一如以往,季玥顿时一扫疲惫,笑嘻嘻的往季炀背上一趴:“还是哥哥对我最好了。”      “现在不说非白是你的亲哥最好了?”季炀撇撇嘴。      “我那还不是气话。”季玥嘿嘿一笑,“不过非白哥是我亲哥也真的很好啊!”      季炀啧了一声,把季玥背好后还不忘掂了掂重量,例行公事说道:“应该是吃的晚饭消化完了,比上次背你轻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