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厅里。 嘤嘤的哭泣声已经持续十秒了。 “……虽然我后妈不待见我,但是我也不能对她不闻不问,尤其现在她人还躺在医院等着钱做手术。”牟莉拿着纸巾哽咽地说着,迷蒙的眼眸蓄着泪水。 “其实呢,我早就想跟牟小姐签购车合同了,只是最近出差,给耽误了。” “是么?”牟莉蓄着泪水的眼眸望着坐在她对面的客户,“我还以为是您对我们的车不满意呢。” “没有没有,我很满意,而且各方面你也说得非常的详细,如果要我给你的服务评分的话,我一定给你满分。” “真的呀,谢谢!谢谢!” 梨花带雨的脸瞬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牟莉笑着擦掉眼泪。 刚刚的哭戏,算是白费了。 不过不要紧,眼泪并不值钱,重要的能让客户买下华松的车。 …… 拿着还热乎的合同,牟莉喜滋滋地去了地下停车场,边走边兴高采烈地在微信里给未婚夫何坤留言,汇报她最近的业绩。 十几条信息发送出去,满屏幕都是绿色字眼,对方连个表情或者标点符号都没回。 心里空落落的牟莉并没有因此而垂头丧气,她又快速地写下今天的最后一条信息: ‘如果你没有时间回信息也没关系,记得照顾好自己,这个月的生活费,我上午已经转在你的银行卡里了。亲亲,么么哒!’ 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回复,牟莉抿着唇,将手机放在了公文包里,拿遥控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可她刚把手放在门把上,突然多出一只手和她抢开车门? 牟莉因为未婚夫没有回信息的憋屈火焰瞬间窜烧起来,顺着手臂瞪了过去,“你干什么?” “应该我问你,这是我的车,你要干什么?”同牟莉抢拉车门的李沫不悦地看着牟莉,“你干嘛拉我车门?” “这是我的车!”牟莉指着眼前红色的标志206,“是你,拉错车门了!” “哦?”李沫双手环胸地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非常确认地说道:“我没拉错,拉错车门的是你。呐,你的车,在这边。” 牟莉噎了一下,走到旁边看一眼,尴尬得不行。 两辆红色标志206停在一起一模一样,眨眼看是很容易看错,但车椅上放着的靠垫却大不相同。 “不好意思。”牟莉挠着耳蜗向眼前的男人道歉。 李沫轻蔑地笑着,“连车都分不清楚,居然还能卖出去车?哈,也对,本来就是靠博取客户同情心卖车的人,菜鸟就只能这样了。” “你……你什么意思?”牟莉心虚地问着。 “说自己后妈得了绝症,等着工资救命,客户听了后,就会大发慈悲的签下合同。”李沫回想刚刚在咖啡厅的所见所闻,幽暗的眼眸瞅着眼前的女人,“这么拙劣的演技,也好意思拿出来,浪费眼药水。” 李沫拉上车门,系上安全带,开车离开了停车场,徒留愣在原地发呆的牟莉。 直到汽车消失在停车场出口,牟莉才恍过神,对着红色标志206大喊了一句:“神经病!” 坐进自己车里,气呼呼的牟莉又忍不住拿出手机,给何坤发信息,诉说心中的委屈: ‘有人识破了我的谎言,甚至鄙视我是菜鸟,但是我只是想完成业绩,我的谎言并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伤害,买与卖都是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