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来,俏皮地拨弄着那熟睡的身影,竭力唤醒床上的人儿起来享受新的一天。 盛微微睫毛轻轻地动了动,半眯半闭着双眼,似在适应黑暗外的光明。终于,她悠悠地伸个懒腰,掀开被子、起身、下床,这套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半分拖沓,任谁也不能想到一年前她还是个起床困难户的重度患者。 走进狭小的厨房,盛微微轻手轻脚忙碌着,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早餐。 ‘砰’得一声,旁边的房门应声而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蓬头垢面的‘疯婆子’,维秘最新款的睡衣勾勒出前凸后翘的姣好身材,只是那过度放飞自我的头发硬生生破坏了这份美感,没办法,谁让它主人的睡相是出了名的丧心病狂。 吴欣然闭着眼睛摇摇晃晃地朝卫生间走去,一路上磕磕碰碰,但奈何她却是眼皮都没抬一下,终于路过厨房时,她给了盛微微一个迷离眼神,“呦,又开始不伦不类的中西合璧了。” 没办法,盛微微特殊癖好,喜欢小米粥搭三明治,为此没少被吴欣然调侃。 “怎么起这么早,昨天没加班?”盛微微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利索的把三明治和小米粥摆上了厨房边的饭桌上。 “别提了,一会还要加班做个宣传方案。”吴欣然一脸苦大仇深,不情不愿地走进卫生间,一边挤着牙膏一边抱怨道:“我只有半个小时时间,得先洗漱,清醒清醒。” “奥。”盛微微了然的点点头,“需要我帮你做个三明治吗?” “需要,特别需要!再帮我加热一杯牛奶,我实在吃不惯你的中西合璧。”吴欣然嫌弃地说道,一副敬而远之的架势。 “吴欣然,知道什么叫吃人的嘴软吗?。”盛微微朝着卫生间翻了个白眼。 “知道,知道,您老只要赏口吃的,怎么都行。”吴欣然赶紧狗腿地说道,典型的能屈能伸。 盛微微懒得再和她贫下去,转身回到厨房,帮吴欣然准备早餐。 “今天什么安排啊,你说你一单身狗搞得比别人谈恋爱还忙。”吴欣然洗漱之余,还不忘关心一下她的闺中蜜友。 “为什么要安排?随便逛逛不行吗?”盛微微不解地回道。 “嘁,有那个美国时间,不如寻思寻思找个男朋友实在,你还真以为能转角遇到爱啊?”吴欣然从卫生间出来,拿起桌上的早餐,朝着盛微微晃了晃,然后径直地回了房间,“早餐,谢了,我要先去看看工作。” 盛微微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却也没多做解释,她端过早餐,慢条细理地吃了起来。 蓦地,隔壁毫无防备地传来一声尖叫,盛微微轻叹口气,果然还是没有逃掉吴欣然的魔音穿耳,“擦,有没有脑子呀,这种东西能随便往外发吗?” 这是她加班时的常态,通常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她心中的怒火。 对了,吴欣然的工作是做一些明星艺人的宣传,所谓的宣传就是对艺人的形象进行包装,策划他们身上的营销点,也就是竭力引导社会舆论的方向。当初盛微微了解个中内幕的时候才恍然大悟,我等吃瓜群众在热火朝天的讨论某一娱乐圈热门事件,自以为看破玄机,不禁为自己的睿智暗暗窃喜时,却没想到这正是幕后操作团队的‘阴谋’。 后来每当这种时候,盛微微总是不禁疑神疑鬼,竭尽全力识破这种阴谋,所以也就失去了吃瓜群众原本应有的快乐,哎,人哪,有时真是难得糊涂啊! 盛微微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吴欣然负责的艺人又自作主张地在自己社交账号发东西了,估计她们又要为了这个小小的举动度过一个鸡飞狗跳的周末。 “欣然啊,你要爱护你的艺人呀!”盛微微趴在门上,只漏出一个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把吴欣然领导训话时的样子模仿地是惟妙惟肖。 吴欣然咬牙切齿,面露凶光,“盛微微,你大爷的,滚、滚、滚。” 盛微微故作优雅地理了理衣角,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离开时还不忘再刺激一把吴欣然,“啧啧啧,年轻人火气真大,这样是容易长皱纹的。” 然后,加快了脚步,略显急促地打开门,随着‘嘭’的一声关门声,阻隔了吴欣然歇斯底里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