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想找一个能驱赶寂寞的人,找谁都该可以的。 但在这个就连星星都快要落下来的夜里,我骗不了我自己。 我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 在分岔路口,在梦中。 虽然明知你不可能在那里。 如果能发生奇迹的话,我想马上见到你。 夏天的回忆在心中回旋着, 霎时消失的悸动。 我一直在寻找你的踪迹, 在明亮的大街,飘着樱花的街上。 虽然明知道你不会来这样的地方。 若能实现愿望的话,我想马上飞到你身边。 我一直在到处搜索关于你的碎片, 周围的小店,或是报纸的一角。 虽然明知那里不会有你的消息, 如果能发生奇迹的话,我想马上见到你。 ――摘自歌曲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知道吗,听说是秒速 5 厘米呢……” “什么?” “樱花下落的速度,秒速 5 厘米。” “你知道得还挺多嘛。” “看起来像不像雪花?” “来年,我们再一起欣赏樱花吧。” 我叫柳若依,二十六岁。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而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看这部叫《秒速 5 厘米》的片子,泪流满面。 画面很美,音乐也很美。 然而这并不是我哭的原因,若你愿意听,那会是一个很遥远的故事。 去过箱根吗?那里有壮观美丽的樱花盛宴,还有常年烟雾缭绕的温泉。 幼时的我,就住在那里。 那时我很调皮,趁父亲不注意的时候,我总是爬到花园里的那棵樱花树上看书,休息的时候就看着粉白的花瓣翻飞着飘落。 遇见他的那一天,阳光灿烂。 我躺在树上举着手看指间流泻的光芒,风将裙裾轻轻吹起,让人惬意得几乎要睡着。 听到树下轻微的脚步声时,我俯身看下去。 鞋子就是在那个时候落在他的肩上,在他雪白的衬衫上留下浅灰的 痕迹。 他抬起头,看着我,明明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清亮的黑眸里却 是与年纪不符的深沉。 在他的注视下,我的脸突然一烫。 “对不起。”我道歉,甜甜一笑,很多大人都说,我笑起来像个 小天使。 然而他只是淡淡地瞥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忽视。 我有点生气。 “喂!”我叫住他,依然笑得很甜,“我爬上来但不敢下去了,你 能接住我吗?” 天知道,我爬下树的速度快得像只猴子。 他沉默一会儿,走回树下,缓缓张开双臂。 我笑,狠狠地跳向他怀里。 刻意的冲撞让他始料未及,他跌坐在地上,而我趴在他胸前,因为 阴谋得逞而笑得恣意。 风吹过,一阵樱花雨纷然而下,飘在我的发上,又掉在他的身上, 他的胸口,有很好闻的清新气息,与花香混在一起,熏人欲醉。 他推开我站起来,并未说什么,拍拍身上的花瓣和草叶,向前走去。 我迈着步子,小跑地跟着他。 不远的树下有女人的声音,在声声哀求。 “如果我和她真的那么相似,那你可不可以留下我?我不求别的,只想我自己和儿子有安稳的生活。” 又是一个痴心妄想的女人。 我轻蔑地开口:“怎么所有女人见了我爸爸都那样?” 周围的气温忽然骤降,我看见他望着我的眼神里,迸射冷厉的光芒。 “妈。”他出声,嗓音冷硬。 我怔住。 而此刻,我那向来优雅的父亲看向我,低柔开口:“若依,叫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