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顺山路缓缓而下,若依听到铃声响,看见李修然自大衣口袋掏 出手机,望着闪烁的屏幕良久都没有接。 “修?”她刚出声,他已按下接通键。 “叶先生,”他开口,言语简练,“这次的事情我没处理好。” “修然,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电话那头,叶独酌微微一笑,“这回是怎么了?” “事已至此,我难辞其咎,”李修然停顿了一下,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缓缓出声,“我会给您一个交代。” “没什么交不交代的。”叶独酌笑道,“我并未责怪你。” 放下电话,叶独酌望向坐在沙发里的义子:“听风,雅各失手我不意外,可修然这次倒是让我有些困惑了。” “他没解释原因?”叶听风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叶独酌摇头:“他一直都是那个性子,只承担,不解释。” “所以我看他为了弥补这次的失败,已经下定决心牺牲自由回英国 来帮你,不过……”叶听风望着窗外连绵细雨,顿了一下才出声,“真 是难得。” 对于让李修然方寸大乱的那个原因,他还真有些好奇。 沉默弥漫在车厢里,若依觉得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闷得难受。 从接完那个电话后,李修然就没有再说过话。 她望着他面无表情的侧颜,根本猜不透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 “我很高兴你今天来救我,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但我知道,一定是让你很为难……” “如果你没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冷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若依顿时怔住,脸色一白。 “是我连累了你没错,可是……”她努力地想争辩,却在触见他冰冷的目光后哑然止声。 可是我喜欢你,我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想待在你身边――她还需要这样一再地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情吗? ――我只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对我而言是种困扰。 他已经这样回答过她。 ――他不喜欢你,对他而言,你只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小女孩而已。 雅各也如此说过。 被人劫持,关在黑屋里也不曾害怕,而这一刻,她心中的恐惧累积到顶点。 她不知道他为她牺牲了什么,却知道他下定了某个决心……是对于 她的吗? ―― 车在酒店门口停下。 “这是回苏黎世的火车票,日期是明天,”李修然将一张票卡递给她,“希望我们就此别过。” “你说什么?” 若依望着他,心中惊痛。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李修然并未看她,径自下车,走到她那一边替她拉开门,“现在,你需要好好睡一觉。” 他的声音,竟有种让她心寒的温柔。 她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只是看着他。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座椅,指尖因为用力而失去血色。 泪意上涌,她强忍着,不让它们泄露此刻自己受伤的情绪。 而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站在原地等着她。 终于,她起身。 她下车的那刻,李修然看见她眼角滑落的那点晶莹。 他心口骤然一紧。 若依拿了他手中的车票,一言不发地走上酒店台阶。 “等下。”他突然出声叫住她。 她转过身,对上他深沉的视线。 “回到苏黎世后,不要等我,也不用找我,”他的声音平静且冷淡, “你不会再见到我。” 若依怔望着他良久,嘴边缓缓浮现一抹自嘲而苍凉的笑容。然后, 她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进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