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依睡得蒙蒙��,听见门铃声。 她翻了个身不想理会,沉寂了五分钟后,铃声再度响起。 等她愤怒地拉开门,迎头撞见的却是一张久违的面孔。 “别来无恙啊,贝拉甜心。”来者的棕眸里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 “叶听风?”若依惊愕地看着他,“你为什么在这里?” 叶听风绕过她,径自进门,在沙发上坐下,仿佛在自己家里那般闲适。 “不住令尊在尼斯的度假酒店,窝在这套小公寓里,柳小姐吃苦耐劳,品性真好。” “你见过我爸了?”若依瞪着他。 “你指的是我知道你的身份?”叶听风微微一笑,“无须令尊告知, 我七年前就知道了。” 若依不自觉地沉下脸:“不用和我谈过往。” 叶听风仍是淡笑,锐利的棕眸却似看穿她的心迹。 “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要去补眠了,你自便。”若依也不跟他客气,转身就要往卧室走。 “不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算不算重要,”低沉的声音唤住她的脚步,“你有没有兴趣嫁给我?” “没兴趣。”她的回应利落且冷淡,甚至都没有回头。 “为了他?”叶听风轻声一笑,满意地看到她因为自己的话停滞了脚步,“你们是不可能的,若依。” “他若真心想找到你,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叶听风站起 身走到她跟前,伸手抬起她的脸,凝视那双已然泛红的水眸,“这是所 有人都能看明白的事情,你还要逃避多久?” “你闭嘴!”她瞪着他,如受伤的小兽,却更有了一种耀目的美丽。 叶听风淡笑看着她,这位郑姨给他挑的妻子人选,还挺有趣。若是有可能,他不介意和她培养下感情。 “去问他啊。”他轻抚她的长发,温柔的嗓音一层层地剥开旧日伤口,“问他当初为什么要丢下你,问他为什么不来找你,问他心里到 底有没有你。趁他还没死。” 怀中的饮泣声突然停止,她抬起头,泪眼蒙�:“什么?” “他出了点事,正在医院里躺着呢,你不妨去问问他有什么遗言。” 轻佻优雅的嗓音,仿佛是在谈论天气。 若依怀疑地看着他。 “怎么,觉得我是在开玩笑,还是你害怕去面对他?”叶听风盯着 那张表情慌乱的小脸,目光锐利,“别做什么男主角千山万水找到女主 角最终相逢的美梦了,你就给自己一个痛快吧。” * 傍晚的时候忽然下起了雪。晚霞尚未褪尽,窗台上堆积的雪花都染 上了瑰丽的橙红色。 “雪真大,”洛云看了一眼窗外,打开边桌上的保温瓶,“给你煲 了一点汤,还很热呢。” 从进病房后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让她疑惑地望向躺在床上的人, 他正看着外面的漫天飞雪出神。 “修?”她又问了一声。 “嗯?”李修然转过头,看见她手中的瓷碗,轻声道,“谢谢。” 洛云觉得他语气里有一丝沉郁。 “医生说,再休养两周,应该能下地走路了。”洛云一边喂他喝汤,一边道歉,“对不起,都怪我不好,真没想到那个神经病鬼佬被我拒绝 后会找你麻烦。” “没事,主要是旧伤引起的,他也没那个胆真敢撞我,”李修然声 音轻淡,“以后少跟那种人接触。” 他简单一句,把洛云一肚子要说的话都挡了下来。 她抿紧唇,有些气闷。 眼前这个男人,永远都是沉默淡然的样子,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值得他在意的东西。尽管他待人接物滴水不漏,态 度也总是彬彬有礼,可是却让人无法真正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