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亨王昭岩在一次关于“大学生创业”的演讲中提到:“人的一生,有很多个分界点。呱呱坠地是其一,求学生涯是其二,踏入社会是其三。 如果,你一开始就在罗马,那么这些分界点对你来说就毫无意义。 然而,我们也不能让排在其一的出身倒退回去,所以,就算你一出生就在罗马,仍需,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十八岁, 是奋斗开始的年纪,也是梦想破灭的年纪, 是人生的十字路口,也是生命中的分界点。 我的十八岁,你的十八岁,我们的青春岁月,都将沉淀在岁月的长河里,但是它历久弥新,一生珍藏。 ———— 寂静的午后,整个高三楼层鸦雀无声。 余笙坐在窗边,单手撑着脑袋看向外面,熟悉的球场上已经半个月不见那个身影。 她的耳边一直回响着王妈妈的话。 余笙紧锁眉头,一个念头从脑中嗖的一下闪过。 办公室里,余笙对班主任老王说:“老师,我想请几天假,但是,您不能告诉我家里。” 老王推推眼镜,瞅她一眼,“余笙,你知不知道现在是抗战的关键时期,不是十分充足的理由,我是不会批假的!” 余笙满脸真诚:“老师,求您了,您放心,我不会耽误学习的,最多三天,我一定回来。” 余笙的品行,老王是知道的。 只不过,她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现在距离高考也就剩下一个月不到了。 老王语重心长的再次开口:“余笙,你可是我们班的希望。老师不是不信任你,只是你这样瞒着家长请假,我怎么能放心嘛!” 余笙再次保证道:“老师,我真的有要紧的事要做,如果这件事不做,我接下来的时间都不能安心学习了。” 老王无奈的摇摇头,从抽屉里拿出请假条,填好后放到余笙手上,“去吧,早去早回!” 余笙感激涕零,双手接过条子然后深深鞠一下,“谢谢老师!” *** 京都火车站,余笙站在出站口茫然张望。 茫茫人流中,她企图找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心中知道那是妄想,但还是忍不住流转的目光。 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而且来的还是首都这么繁华的地方。 看一眼捏在手里的小小记事本,她随着人潮向公交站走去。 几经周折,终于来到一个施工现场,那是一个面积很大的建筑工地。 五月的天气,大地还没被晒透,但正午的阳光已经有些火热。 余笙站在门口巡视一圈,眼前尘土飞扬灰蒙蒙的一片,耳边伴有机械工作的轰隆声。 蓝色铁皮门上写着几个大字:施工重地,闲人勿入! 挨着大门口,有一间活动板房,里面住了一位看门的大爷。 余笙站在门口,正犹豫着要怎么跟大爷开口。 没想到,大爷先看见了她。 “姑娘,你干什么的,里面不让随便进的!” 余笙笑说:“我找人,是在你们这里干活的,他叫王昭岩,您知道吗?” 大爷“哦”一声,“小王啊,知道知道,才来没多长时间,你是?” 余笙一听大爷的话,就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她面露喜色,“我是他同学。” 大爷:“你先进来坐会儿,我去帮你叫他,这会儿应该还没下工。” 余笙:“好嘞!” 大爷去叫人了,余笙站在屋里随便瞅瞅。 虽然她来自农村,家里条件不是太好,但是比着这里,好像还是强了很多。 一间十几平的小屋子,既是睡觉的地方,也是工作活动的场所。 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桌子占去了一半空间,唯一的一张椅子看着快要散架的样子。 余笙想坐没敢坐,怕一屁股坐到地上,而且她也没有多余的钱来帮大爷换一把新椅子。 看着眼前的一切,她大概能想象到王昭岩的生活环境会是什么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