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王昭岩的校园,对余笙来说显得更加沉闷。 高考备战如火如荼,到最后几天的时候,大家倒都淡定起来,不再一头扎进书堆里了,而是三五成群的畅谈理想和人生,商量着高考后去哪里放空自己。 猴子是王昭岩的同桌兼死党,学习成绩一般,但家庭条件在一帮同学中算是最好的。 当初余笙去京都找王昭岩时,他巴心巴肝的想去,然而,因为不是“好学生”,批不下来假,所以没去成。 但是他告诉余笙,只要王昭岩愿意回来,以后上学费用不是问题。 余笙了解王昭岩,他不会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的帮助,最好的朋友也不行。 可她天真的觉得,可以是借啊,再不济可以算利息的呀。 所以,余笙跟猴子打包票,一定会将王昭岩带回来。 当余笙蔫着一个人回来时,被猴子数落了一顿,可事后他又向余笙道歉,说到底,王昭岩是什么样的人,他也是清楚的。 余笙听着一群人在那里高谈阔论,只是笑着坐在一边没吭声。 猴子从后面拍她一下,“发什么呆呢?” 余笙打他一下:“谁发呆了,你怎么不去谈谈你的理想呢?” “切,我能有什么理想,我就老老实实考试,然后静待哪个学校能收留我,再然后,嗨,几年后的事,谁知道呢!” 余笙笑笑:“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 高考来的快去的也快,十年寒窗,两日交卷,不管结果怎样,都是最后那一哆嗦了。 最后一场考完,大家直奔宿舍,有敲缸打盆庆祝的,有手足舞蹈欢呼的,还有将试题书本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又默默捡起来的。 可谓是人间小百态啊。 余笙看着眼前疯狂的场面,会心一笑。 她又想起了京都那离别的车站。 如果王学霸在此,不知道这会儿会是什么状态。 *** 高考成绩出来时,余笙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因为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余笙的哥哥余俊已经在读大三,对于填报考志愿这种事,他绝对需要给予妹妹充足的指导意见。 电话中两人沟通完后,最后确定报京都大学建筑学院的风景园林专业。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是在放松和等待中度过的。 当接到学校电话让去拿通知书时,余笙高兴的快要跳起来。 然而当她真的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却如遭雷击般定在那里无法动弹。 明明是京大怎么突然变成云大了? 余笙清楚的记得,填志愿时,她只选了那么一个选项,后面的几个志愿压根都没有填,而且也没有选择服从调剂项。 负责毕业生工作的老师看余笙一脸迷茫加受打击的表情,不解的问她:“余笙,考上这么好的学校,怎么见你不高兴呢?” 余笙讷讷道:“这不是我报考的学校。” 虽然云大也很好,甚至比京大还好,可那有什么用,一个南一个北,这距离都快纵穿整个祖国了。 余笙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她实在想不出自己填好的志愿怎么会变。 她给哥哥打电话,想让他帮她分析一下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余俊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半天,才说:“余笙,应该是爸妈改了你的志愿。” 余笙不解的大声问:“为什么呀,他们什么都不懂,怎么会想到要去改我的志愿呢?”